飞毡

天方夜谭从阿拉伯来到云顶,成了事实。是真的,我亲眼看到,绝不骗你,而且有图为证。

那晚,在云顶高原的餐厅剧场,一对俊男美女由天而降,坐着飞毡从观众头上徐徐飘到舞台上,频频向目瞪口呆的观众送秋波。飞毡轻盈地降落在舞台上,俊男美女翩翩走下来,随着音乐载歌载舞。

飞毡激发了多少儿童和成人的登天欲望。坐上飞毡,房屋成了玩具模型列队而过,河流成了沟渠默默流淌,山峦变成土堆东一块西一块。在空中与鸟雀同游,与白云竞赛;扩展了视野,渺小了山川。辽阔的天地纾解了胸怀。

搁置陈规,抛弃成见,万有引力也没法把我们牢牢地困在地表上。莱特兄弟不是帮我们兑现了世纪梦想,腾空而起遨游四海早已成了轻而易举的事吗?这年头,别让生活重担及精神压力折弯了腰,解开心锁,敞开心扉,许多不可能或许都将变为可能。云顶尚且成了天方,夜谈必将继续下去,何只一千零一夜。你说是吗?

陈美枫 文字与摄影

最新报道

又再是一场补选/许世平
打造精工完美精神文化(下)/张永麒
勿把拉大优大拉下水/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