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市民仍依赖
禁塑料袋零供应才有效

民众使用塑料袋的情况还是非常普遍。

(八打灵再也11日讯)禁用塑料袋,除非零供应!

“禁塑令”的课题并非第一次提起,不过市民普遍仍相当依赖塑料袋的使用,以致这些难以分解的垃圾不断累积,形成环境污染甚至致死海洋生物。

在我国,槟城州是最早实施无塑胶料袋措施的州属,早在2009年已开始落实,所有霸级及超级市场的购物者若索取塑料袋,就得付20仙。

之后,雪州政府则2010年1月9日开始正式推动每周六“无塑料袋日”运动,民众要塑料袋同样得付20仙。之后,州政府于2017年1月1日起全面实行免用塑料袋及禁用保丽龙措施。

部分州属未良好执行

布城则于2011年开始落实零塑料袋,之后马六甲于2015年9月开始全面禁用塑料袋及保丽龙饭盒;吉隆坡市政厅于去年9月1日在辖区全面推动禁用石油原料生产的无法分解塑料袋,以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取代,柔佛则在今年全面禁止塑料袋与保丽龙饭盒。

尽管多州已先后落实禁塑料袋的政策,不过根据观察,一些州属仍未全面及良好执行相关政策,市场上还是有很多塑料袋在流通。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祖莱达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就透露,政府将从明年1月1日起,禁止全国购物中心和零售商店使用塑料袋,而且不会推行消费者自行付费以获得塑料袋供应的政策,有关政策将于10月1日推介。

早前,她也曾说要在任期一年内实施禁塑令的政策;而能源、工艺、科学、气候转变与环境部长杨美盈受访时也说过,该部正拟订“零塑料袋”政策,全面禁用不能分解的塑料袋,以推广环保运动。

废弃的塑料袋和塑料瓶必须妥善处理,包括加以回收以免堵塞沟渠或随水流冲入海洋,污染环境 也导致海洋生物误食死亡。

认同有必要减少垃圾

本报记者针对政府禁塑的决心,抽样走访商贩、塑料供应商和市民,以了解大家对政府禁塑决心的看法。

大部分受访者认同,通过停供塑料袋以达到减少垃圾量和减缓环境污染的举措是有必要的,但他们也强调,任何好的政策,都必须要有完善规划,以免影响任何一方,包括塑料厂家或塑料供应商来不及清大量存货,引发亏本的问题。

民众也强调,要全面禁塑料袋,最彻底的方式就是零供应,唯有切断供应,才能真正达到目标。

塑料供应商希望政府提前说明禁塑令,让业者有足够时间清存货。

商贩:应让店家清完存货

一些商贩受访时说,大部分业者不反对有关措施,惟距离明年1月1日只剩下几个月时间,政府应当提前宣布以让店家清完手上的塑料袋 ,同时也让消费者做好准备,迎接没有现场购买塑料袋的消费模式。

传统商家或受打击

有商家希望提供清晰的禁供指南,以免业者不清楚而违例,此外相关指南也有助于让消费者更理解这项措施,以免怪罪遵守政策的商家。

另外,随着网上购物普及,有商贩认为,为禁用塑料袋反而会鼓励更多人转上网络购物,这对注重人情味的传统商家而言,或会造成打击。

泰国曾发现一条领航鲸鱼误吞8公斤塑料袋送命。(档案照)

民众:带环保袋购物者太少

市民受访时坦承,雪州各地方政府及隆市政厅,虽配合禁用塑料袋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奈何民众的习惯无法一时三刻改变过来,所以塑料袋的使用量并没明显减少。

据观察,在巴生谷地区自带环保袋购物的人少之又少,甚至更多时候,民众为了获取塑料袋,根本就不介意每个付费20仙。

所以,民众强调,要做到全面严禁塑料袋的使用,就必须从源头开始,就像锁水喉一样,通过全面零供应,消费者才会记起自带环保袋购物。

塑料商:引进可生物降解产品

塑料用品供应商不担心政府在全国大势禁购物中心及零售商提供塑料袋,会影响他们的生意额。

受访的业者声称,他们可以明白朝向环保作业方式是世界大趋势 ,因此过去也一直积极配合政府提高环境卫生的努力, 引进纸制或是可生物降解的餐盒和塑料袋以供应市场。

开拓环保袋生产市场

有的业者也表示,他们已是换用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取代无法分解的塑料袋。

不过,有业者透露,由于具环保功效的塑料产品价格比普通的贵30至40%,不是一般小业者能负担的,以致这些产品乏人问津。此外,业者也担心若强改为只可使用生物降解的塑料用品,恐怕届时成本就会转嫁消费者。

也有业者表示,随着环保意识抬头,有者也开拓环保袋生产市场,以取代逐渐被淘汰使用的石油原料制塑料袋。

张小姐

执行不力商家为难——杂货商店业者●张小姐

无任欢迎政府的环保决策,最怕是上面推介新政策,下面行事不清晰,苦了商家被消费者责骂。

例如早前隆市政厅禁用保丽龙餐盒,本店为免顾客误用遭开罚单,一律禁提供保丽龙餐具,结果反惹来一些顾客不满,指责为何别家有提供,而我的店却不卖。

包括在塑料袋方面,有的商家为了方便顾客,愿私下供应塑料袋,若我们有时对老顾客太计较,很容易就会得失顾客。

个人认同,购物时无需大量使用塑料袋,尤其很多时候消费者很少带环保袋购物,但一把塑袋带回家后就当垃圾了。

所以,我认同从源头开始禁提供塑料袋,的确可有效降低使用量及减少垃圾量。但是,希望政府在执行时,有更清晰的指南,包括赏罚制度等,否则政策归政策,执行不力,也只会让商家难做。

或造成更多人网购——咖哩香料商●梁家荣

政府全面下令商家禁用塑料袋或对部分人造成不便,惟若不强硬则无法达到预期目标,好比过去隆市政厅虽说每星期六及雪州商家每天禁供应塑料袋,但消费者根本不理解禁用目的,反而认为不给就我就花钱买,以致禁塑令没达到效果。

我本身一般外出会携带环保袋,禁供塑料袋对我而言是毫无影响,只有商家全面拒提供,消费者才会想办法去解决这问题,如自带环保袋或用手提拿回家。

网购盛行,政府全面禁用塑料袋,或许会打击到传统以客为尊的店家;加上如今很多年轻消费群因懒得出门、不想找泊车位及没塑料袋供应等因素,或有更多人转到网上采购,直接由店家将包裹递送到家门。

梁家荣

或造成更多人网购——咖哩香料商●梁家荣

政府全面下令商家禁用塑料袋或对部分人造成不便,惟若不强硬则无法达到预期目标,好比过去隆市政厅虽说每星期六及雪州商家每天禁供应塑料袋,但消费者根本不理解禁用目的,反而认为不给就我就花钱买,以致禁塑令没达到效果。

我本身一般外出会携带环保袋,禁供塑料袋对我而言是毫无影响,只有商家全面拒提供,消费者才会想办法去解决这问题,如自带环保袋或用手提拿回家。

网购盛行,政府全面禁用塑料袋,或许会打击到传统以客为尊的店家;加上如今很多年轻消费群因懒得出门、不想找泊车位及没塑料袋供应等因素,或有更多人转到网上采购,直接由店家将包裹递送到家门。

张俊成

担心来不及清存货——塑料用品供应商●张俊成

没听厂商透露政府有意禁用塑料袋,若预计明年1月落实,肯定会对商贩构成不便 ,担心不够时间清存货,尤其是在隆市政厅下令禁用保丽龙餐盒时,店家花近一年时间才清完手上货源,3个月后落实恐太仓促。

我国民众除了环保意识不强,很多商贩以低成本运作,加上环保商品一般价格较高,成本必转移到消费者,因此希望政府可提前宣布和说明,让各造做好准备应对。

身为塑料袋供应,不反对政府任何新政策,过去也配合隆市政厅政策,提供可生物降解的塑料袋类,引进许多符合环保标准的用后丢餐具,如纸吸管等。

不过,这些物品的成本往往比普通石油生产塑料品贵上30至40%,乏人问津。只有一些小公司或家庭在办聚餐,较舍得买纸制的用后丢餐具。近年随着环保意逐渐抬头,本店有代售环保袋,但成本远比一个塑料袋高出数倍,小商贩因成本高等因素,不愿以此替代。

不怕影响销量——塑料用品供应业者●周先生

不清楚政府有意禁止商家提供塑料袋,以往政府会针对一些政策提前通知厂家做准备,惟迄今没听厂家提起有关禁供应塑料袋一事。

不担心禁用料袋后会影响本身销量,毕竟凡事有替代方案,我们也可以转型。如早前保丽龙,到后来以可循环或可生物降解的塑料取代,相信塑胶用品商可朝环保袋市场前进。

独家报道:潘丽婷 摄影:黄亮晖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