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亲手终结扩张式财算/南洋社论

我国建国61年后,第一次出现政权轮替。经5·09一役,希盟政府带着许多马来西亚人对国家的新期许,入主布城。

在新政府对公家机构展开大换血的同时,首相马哈迪与财长林冠英在摊开国家“账簿”时,都不约而同发出尖叫声,他们斥责前朝政府“盗贼治国”,重创国家财政。马哈迪与林冠英宣称国债在前朝政府遮遮掩掩之下,实已破兆。

希盟上台百余日,成功让人民感受到国债罩顶的压力。同时,马哈迪一口气推翻前朝签下的多项工程项目,包括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全在高国债的打压,送入雪柜冷藏。庆幸马哈迪的国产车3.0计划心头好,出奇没受到希盟成员党大火力扫射,甚至还受到一些人力挺,却把疑惑留给人民。

随着2019年财政预算案将在11月到来,“前朝高国债”继续被抬出来当挡箭牌,就如马哈迪说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将会是“全民牺牲”的预算案,以免造成国家走向希腊的结局。

林冠英也附和的说,这回不再是派糖果的预算案,他说要怪就怪前首相纳吉及涉及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刘特佐。

过去,我国几乎都采取扩张式的财政政策,也几乎年年处于高财政赤字阴影中,当中只有6年出现财政盈余,包括在经济蓬勃的九十年代。我国在1997年遭遇经济风暴重击,当时马哈迪领导的国阵政府通过大规模的政府支出,使国家经济走出寒冬, 不过往后却因扩张式手法成瘾,令财赤陷入泥沼。

相对的,97年时受经济重创的韩国与泰国则很快返回财政盈余的轨道上,而大马至今还无法摆脱财赤纠缠。造成的主因是政府欠缺财政纪律,就如当年阿都拉从马哈迪手中接棒时,就曾大砍不少马哈迪签下的大计划以压低财赤,但是马哈迪式撒钱刺激经济套路,已是最受欢迎的偏锋,最终于2007年,国家又走回马式老路。

在纳吉主政后,国债不断往上翻,最后解铃还得系铃人,历史际遇却让马哈迪亲自去“拨乱返正”收拾残局,让人始料不及。

最新报道

《鲸吞亿万》书迷挤爆签书会
财长一出口商家手就抖
魏家祥:拜托沟通好才宣布方案
刘华才:财长搞不清状况
愚民政策一箩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