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律法之争/陈俊安

随着印度最高法院裁定刑事法典377条文无效,即男同性恋性行为不再属犯罪行为,也搅动了狮城的一池春水。有人祝贺印度最高法院勇敢迈向新潮流,有人呼吁狮城的同性恋社群挑战现有法律(指377A节条文)是否合乎宪法?

当然,也有人发起网上情愿,希望政府保留刑法377A节条文,指这可向下一代传达正确的婚姻观、价值观。这场维护道德与同性恋平权运动的角力还会持续下去。

有趣的是,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曾指出为何坚持废除377条文。他们说:“我们秉持宪法道德标准,而不是多数道德标准,法律的合宪性不取决于民意。”

宪法集民意大成

这样的说法很值得商榷,“法律的合宪性不取决于民意”?这意味着多数人的意见未必被接纳!比如说,印度非同性恋者占了人口的绝大多数,他们有着宗教教义与传统价值观,而废除377条文,无须采纳这些多数人的民意!

这就使人纳闷了。翻开大马联邦宪法,哪一章哪一节不是集民意的大成?综合民意的依归?就拿第二章的“基本自由的个人自由”,一开头就是:“无人之生命与个人自由可被剥夺,除了依循法律之外。”再下来,禁止奴役与强迫劳动条文下:“无人可被奴役。”

第八条:权利平等项目。开头:“人人在法律下皆平等,并在法律下受平等保护。”第十三条:财产拥有权。“一,除了依循法律之外,没有人的财产可被剥夺。二,在没有适当的赔偿下,无法律可强行接收或使用他人财产。”

这些宪法难道不是民意的结晶?民意所向?

狮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终于说:“狮城社会对同性恋问题依然存在巨大分歧。尽管越来越多人要求废除377A条文,但他们仍属于少数群体。同性恋合法化牵涉到社会价值观,政府必须谨慎平衡,条文存废应交由社会作决定。”

咦,社会难道就不代表着“民意”么?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