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比索里拉暴跌 东盟同病相怜
新兴市场货币垂危?

在7月底至9月初,阿根廷的货币比索,在短短两个月内暴跌了将近30%。

在这之前,土耳其的货币里拉从去年的9月至今年8月间,已经暴跌了超过50%,堪称货币大崩盘。

这些状况,在在引发投资者的紧张情绪。

目前,大家密切关注的是这场新兴市场货币危机,是否会引发骨牌效应,就像野火燎原般一直烧到东南亚?

印尼盾和菲律宾披索近期显著贬值,是否意味着危机已经到来?而我国令吉的命运又会如何?

在这个非常时刻,兴业投行研究高级经济学家白文春大派定心丸,且听他如何说……

经济专家认为,令吉汇率或将贬至4.10,然而,情况最终不会过于严重。图为行人经过隆市一家货币兑换商的门市。

专家吁莫慌  大马顶得住  经济盈余撑令吉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频传,邻国印尼和菲律宾的货币也受到冲击,我们的令吉是否会安然无恙?

答案是肯定的,兴业投行研究高级经济学家白文春指出,我国的令吉不但不会有事,就连所谓的新兴市场危机,也会受到控制不会蔓延。

而让我国有能力抵御这些危机的,正是经常账项盈余,使国家有更好的实力应战。

回顾过去几个月,一些国家的货币的确面临沉重的压力,例如巴西的货币雷亚尔、印尼盾、菲律宾披索等。

虽然这些货币与土耳其及阿根廷的遭遇相似,不过,经济学家白文春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大派定心丸,他不认为会引发骨牌效应。

白文春: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不会蔓延到大马。

3国“双赤”经济恶化

他说,阿根廷、土耳其、巴西疲弱的经济基本面,主要的症结是在“双赤字”——即同时面对财政赤字以及经常账赤字。

尤其是阿根廷和土耳其,都背负着巨大的经常账赤字,而且目前仍在恶化中。

虽然巴西的经常账赤字,不比阿根廷和土耳其糟糕,然而,巴西的财政赤字却远远超过两国。

此外,阿根廷和土耳其同时也背负巨额的外债,在今年首季,前者的外债/外储比例高达5.5倍,而后者则达4.1倍。

至于巴西的外债状况则没有那么危急,同期的外债/外储比例只有1.8倍。

这就是为什么巴西的雷亚尔贬值的幅度,并没有比土耳其的里拉和阿根廷的比索来得严重。

阿根廷背负巨大的经常账赤字,以致比索兑美元一再贬值。

东盟面临货币卖压

阿根廷的比索和土耳其的利亚暴跌,在市场上的确引发了担忧,有者更警告这场危急将会扩大,并蔓延到其他体质偏弱的国家。

可是,白文春认为情况将会受到控制,不过,东盟国家一些货币受到少许卖压则在所难免。

提到“双赤字”,在东盟就必须关注印尼和菲律宾,不过,白文春点出,它们的情况比阿根廷和土耳其轻微。

“虽然印尼的外债/外储比例,正有上升的趋势,然而目前仍然受到控制。”

不过,外债的压力已经导致印尼盾的贬值幅度,比菲律宾披索要来的严重。

在菲律宾方面,白文春分析道,虽然经常账的赤字在最近几个季度都在恶化,不过还没有到敲响警钟的阶段。

“更何况菲律宾的外债/外储比例,在今年首季只有0.9倍,这不算高。”

“较少依赖外债,令菲律宾的经济体质相对强稳,同时也可也提高投资者的信心,进而提高国家信用水平。”

印菲升息稳住货币

为了控制货币进一步贬值,菲律宾和印尼都已经采取行动,致力避免被这一波新兴市场危机殃及。

目前,两国都已经宣布比预期还来得大幅度的升息,设法稳住货币走势。

白文春说:“如果有必要,我们相信这两个国家仍然有升息的空间,进一步稳住货币。”

届时,两国的固定收入资产对外国投资者来说就更有吸引力。

升息也能抑制印尼菲律宾人民的消费需求,尤其是进口物品,借此协助缩小经常账赤字。

印尼采取较激烈的手段减低外债,如下令其国内的原油公司须优先把产品供应给国有石油公司Pertamina。

征奢侈税喊停大计划   印尼激进阻货币贬值

对于抵御新兴市场危机的风险,印尼做得更多、更激进,目标就是不让印尼盾再贬值。

早前,印尼政府宣布向进口奢侈品征收关税,这个措施相信能够进一步抑制进口需求,减少经常账赤字。

此外,印尼在上月初也宣布,延迟总值高达250亿美元(约1000亿令吉)的发电计划,以减少进口压力。

根据印尼能源与矿物资源部长佐南,延迟这个发电计划估计能减少80至100亿美元(约320至400亿令吉)的进口需求。

此外,部长也下令国内的矿物与金属公司,必须把出口盈利所得汇回国内,或者存放在本地银行的海外子公司里,借此增加美元的供应量。

一旦发现违抗行政令,这些公司可能会受到处罚,例如减少产量固打。

不但如此,印尼政府也下令国内的原油公司,必须优先把产品供应给国有石油公司Pertamina,而不是出口海外或卖到新加坡。

如此,印尼国内的石油产品提炼商,就能省却原料的物流成本。

白文春认为,这些措施相信有助于稳住印尼盾,他将印尼盾兑美元汇率在今年底的目标,设在1万4500盾兑1美元。

马泰经常账盈余强稳  令吉安渡3大风暴

虽然我国多年来陷入财政赤字,不过,却有不错的经常账盈余,因此具备更强的经济体质抵御新兴市场危机。

目前,我国与泰国都享有经常账盈余,因此,具备更好的条件应对金融市场的波动,尤其是泰国,因为该国的经常账盈余更高。

白文春点出,令吉汇率在过去三场主要风暴里,都表现的相当强韧,当时,金融市场面对巨额外资外流以及货币走弱困境。

回顾历史,令吉面临的第一场主要风暴,是在2008年4月至2009年3月发生的全球金融风暴,这是由美国次级房屋贷款所引发。接着,是在2014年7月至2015年8月间爆发的美联储“削减恐慌”,就是美联储宣布把执行多年的宽松政策撤销,转为收紧货币政策并积极升息。

第三场风暴,发生在2016年8月至2017年3月,当时美国“狂人”特朗普竞选总统胜出。他之后宣布将推行一系列刺激美国经济的政策。

“不管在什么情况,令吉汇率都有可能会贬向4.10的目标甚至以上,然而,情况最终都不会过于严重,因为大马享有经常账盈余的关系。”

严控赤字 延缓资金流出

虽然我国近期改朝换代,希望联盟赢得大选而首次执政,所幸新政府已经承诺,致力把今年的财政赤字控制在2.8%的原定目标。

白文春也说,虽然国行早前已经宣布,撤销强制出口商必须把出口所得的75%兑换为令吉的措施,然而,相信贸易活动能创造自然流量与需求,缓和资金流出以及扶持令吉汇率。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