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芭挖掘树根
祖孙打造天然木艺

雨树树桐可制成一张长18尺的长桌,左为黄逸嘉。

(威南9日讯)深入森林寻树根,温财杉巧手化腐朽为艺术!

一生与树木为伍的温财杉(72岁),初中三毕业后就走入森林干起开芭活儿,30多岁转入盆栽园艺事业,于50岁左右重返森林寻找当年开芭时遗留下的树根和风化树桐,开始天雕朽木的天然木艺行业。

从小追随他出入森林的外孙男黄逸嘉(28),现在已是他的得力门徒和助手,联手打造天然木艺的天地。

温财杉说,经过20年寻觅,能拿的树根都已拿了,现在5个山头范围内的树根都已清掉,要深入及越过5个山头才能找到,耗时至少6个小时。

大树根制作的柜台重逾一公吨。

需耗时1个月

“要挖出一棵树头的树根耗时需约1个月,首先以机械挖掘表层泥土后,地底下树根就需要人力以水冲洗,将泥土挖出再扛出地洞外,工作繁重。”

他说,地势对挖掘工作影响深远,若是在山坡或山上,就容易挖掘;若是在平地,挖掘工作要难上数倍,通常树根深入地底下约6尺,除却其密密麻麻细幼根后,保存根部原状,1棵树根仅可加工制作1台桌子。

他说,通常被砍伐树桐后的树根,遗留原地长达40年以上,树根经过地底下流水腐化后,出现多个洞口及纹路,是天然朽木之美。

“大树的心脏”。

温财杉盼与知音分享

温财杉希望展览所珍藏的朽木艺术品,与知音人分享天雕奇作。

这些珍藏品包括巨树的“心脏”,风华树瘤的“神虎”、“狼犬”、“灯罩”等等高达数百样风化木艺术品。

他强调,这些珍藏都是非卖品。其中“树心”是在风化的十余尺径大树横木中被发现,当时大树中径严重风化,就一颗粒如心脏形状悬挂在内,属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奇葩”的树瘤。

黄逸嘉:最重3公吨

还未上小学就已跟随外公出入森林的黄逸嘉说,20多年来仅1次挖掘到一棵重3公吨的大树根。

他说,一棵树根的重量从200公斤至3公吨不等,机械粗略挖掘后,细活全依靠人手,若不慎损伤树根,他们就会切下将截支做成小件家具或用具。

“天马行空”的灯罩?

他也说,风化木主要制作茶桌,也可制书桌、休闲桌和餐桌。唯一不同的是,人们的品味随着时代改变,从原始设计已变为简单坚实具时代感的设计,尤其是餐桌,拒绝有风化洞口的桌子。

天然木用布沾水抹即可

黄逸嘉说,一张桌台磨平后,有些客户要求不上光漆,氧化表层,若出现干燥或细幼龟裂,就会使用橄榄油滋润保养它或打蜡。

“其实天然木,即使用布沾清水抹桌,也是一种保护法。”

树髓心和边材完全腐朽风化,仅剩下髓线心材的朽木艺术品。

他说,目前木艺桌子材料多以雨豆树为主,市场俗称琥珀木或南美胡桃木。

雨树心材褐色,在径切面有深色条纹,边材白色或黄色,生长轮明显。其木质色泽柔和,纹路清晰,结构紧密,不易变形,坚硬而富有弹性,线型简练,且带有黑金,富有美饰效果,充分显示材质本身的质感和自然美,优质的家具木材之一。

雨树心材褐色,径切面有深色条纹,边材白色或黄色。

遇黑豹穷追急逃入车内

温财杉回忆,曾有一次在支溪水饮用时,遭一只黑豹盯上,在穷追中他成功钻入四驱车内,当时在车内观望咫尺之遥的黑豹,不甘心的猛敲击其车窗。

半世纪前,温财杉初中三毕业后即走入森林干活,首20年开芭耕地种甘蔗、橡胶树和油棕树园等,一入森林就要住上整个月,天色微白就起身进食准备工作,天一入黑就在大伙排排睡的长屋蚊帐内埋头大睡,完全没有娱兴活动。

大颗树瘤倒转来可成为天然洗手盆。

合伙人丧命野象脚下

他说,在森林中会常遇到野兽,而他一名合伙人曾丧命在一群野象乱脚下。

“每一片芭地都会有老虎,当它靠近吼叫时,我们也盯着其双眼大声吼叫,它一掉头走开,我们必须尽速掉头逃开,若它再回头看见我们,就会撕咬我们了。通常我们的四驱车都不会停太远,以便遇猛兽时钻入车内,若车子被逼停远处,就会要求林中土著随行。”

他也说,通常他们会尊重各区部落族的宗教信念,凡他们嘱咐的膜拜方式都会遵行,确保工作队伍的安全。

排楼柱子采用风化条纹独特的朽木,风格别致。

开芭队伍严守禁忌

温财杉说,在森林中只能以“呜~呜~”声呼唤同伴,亦同样以“呜~呜~”声来回应,不会直呼对方姓名。

“此外,若在清晨起身进食时,碗碟或筷子汤匙不慎掉落地,就要将之交给宿舍内权力最大的厨师,厨师就会将该餐具放在桌上,当天,所有人看见后都不会到工地干活了。”

他说,开芭队伍约上百人,在宿舍内以厨师的权力最大,在工地则是工头。所有人每天清晨天微亮就起身洗刷进食,大家都噤声不发一语,在走进工地干活后才会说话,但都甚少说笑。

报道:王连贞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