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三个钱包”/南洋社论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有三个钱包:

一是“现金”钱包。不过,因前朝留下庞大债务黑洞,也只能喊穷。为减债务,他被迫取消多项大型计划,及削减福利预算和援助金。

二是“信用”钱包,那是能支配别人口袋里的钱有多少的借贷。

可是,因国债破兆,为避免信贷泡沫破裂,政府还须切割债务扩张的风险链条,甚至也没法依诺履践全部的竞选宣言。

三是“魔法”钱包,这是“无中生有”的锦囊,只要他能想到的就会去做到。

当然,要收拾前朝的“烂摊子”,马哈迪还须智巧调配应用他的“三个钱包”;为激活土著的创造力,他告诫马来族群丢弃拐杖;他执意推行第三国产车计划,认为通过技术投资的开源,帮助消费型经济转变为生产型经济,就能引领国家走向繁荣。

问题是,搞汽车工业真能促进经济发展吗?

今天请人挖一个大坑,明天花钱请另一批人填坑洞,就会发生经济连锁效应吗?或许这是个经济谬误。

很多政策的预设,都有看不见的成本,马哈迪还须精算他的三个钱包,要调整钱包思维,要对心理预期及实际风险的控制,不能脱离实际,不做急躁的决定。

马来西亚是依靠出卖原产及石油资源生存的资源国,却不是配置者,因为我们没有很好配置资源,我们更缺乏优化资源及实现社会效率最大化的资本运作。

因此,我们要投放更多的教育投资,让更多人通过读书,来获得真正的技能价值,及提高实践能力,并通过脑力及创新精神设计资源的配置。

新的产品、新的市场、新的生产方式、新的组织的开拓、新的原材料的控制调配,都需要以宏观布局的思路及经营思维的再创新,才能让我们从“资源者”升级到配置者,再提升为资本运作者。

资本运作的精髓是结构重组,即对资源的分子进行时空和结构上的调整,从而产生资源的增值效果,例如研发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或无人驾驶汽车,是其中一例。

当然,我们要促进经济繁荣,还须避免对某些族裔实施的经济剥削及对后人与自然界的资源掠夺,要纠正失衡,还应确立新的支点。

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在一定意义上,现代经济的驱动离不开杠杆的功能。

目前,新政府为大砍大型计划及削减福利援助,正以不同层次的“去杠杆”以减降债务负担对经济体构成叠加的冲击;不过,杠杆还是需要的,关键是要朝正确的方向撬动。

因此,马哈迪要能整合三个钱包的功能,要充实现金钱包,管好信用钱包,巧用魔法钱包,才能当好钱包的主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