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一废除短程收费大道/江振鸿

在刚过不久的国庆日黄金周末,到了雪州一趟探望身体抱恙的至亲。

那位至亲的住家位于无拉港,入住沙登医院,而我们则借宿另一名亲友位于梳邦再也USJ的住家。

在那短短3天里,我们每天都一两次在这3个地方来回奔波,单单过路费就竟然总共花费了二三十令吉,令来自没什么收费大道的槟岛的我们,感到有点吃不消。

因此,我总算对住在巴生谷及雪州一带的朋友因为收费大道而背负的那种负担感同深受,也让我一直以来不赞成废除大道收费的立场有所改变。

那几天所走过的收费大道“琳琅满目”,恕我也无法一一举出名字。

建造工程不复杂

不过,我观察到这些收费大道都有几个共同点,即都是属于只有区区几十公里的短程大道,最高时速都只是90公里,建造工程并不复杂;有些大道甚至只是盖了一座高架车道就设立个收费站收取过路费,不似槟城大桥般须在海面上盖座大桥,或精明防洪隧道般须在地下挖个隧道。

所以在此情况下,这些大道既不需像南北大道般庞大的维修费,其中废除了休息站更是可以省却不少维修费,也因为建造工程并不复杂,建造成本想必不会很高,所以,政府要废除大道过路费的赔偿金想必不会是天价吧?

因此,虽然日前工程部长巴鲁比安表示若废除大道过路费,则政府必须赔偿约4000亿令吉给各家大道经营公司,但是,政府不妨来个变通,把国内所有收费大道归纳成两大类,第一是建造成本很高且大道维修工作至关紧要,或需庞大维修费的收费大道,例如接近800公里的南北大道、槟城大桥、精明防洪隧道等。

根据什么准则设收费站

第二是那些短程、建造成本不高且大道维修工作并非至关紧要的收费大道。

前者,政府可与相关大道公司检讨合约里所有对政府及大众不合理的合约条例,或通过政府旗下的投资基金如公积金或朝圣基金等所组成的财团,去全面收购控制这些大道公司以修改这项合约条例,并在不影响这些投资基金的回酬利益之下,调低收费率,让大道使用者可以以一个合理的收费继续享用专业大道公司所管理的优质高速大道。

后者,政府则可以根据经济情况开始逐一赔偿并废除这些大道的收费。

最后,这些短程收费大道与普通的免收费联邦或州大道没什么分别,因此,我不明白当年政府是根据什么准则及理由来批准设立这些收费站。

希望以后政府能以此为鉴,不再随意批准设立收费大道。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