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流的小农思维/章龙炎

政府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靠税收;政府的主要职务之一,是再配置资源。

在纳吉的时代,推行了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的消费税(或增值税);与此同时,国阵政府根据国家银行的建议,推出了一马人民援助金(BR1M),取消了一些补贴,例如汽油补贴。

有相当部分申请了又得到的一马援助金的,还大骂政府;有人挑战他们,有骨气的不要拿。他们回应说:人民的钱,不拿白不拿。

这样的回应,经典的反映了很多民众对政府运作的无知。这是基本常识。政府收到钱,是政府的钱,不是人民的钱。缴税是公民(指的是那些“符合资格”)的责任;不依法缴交,会受到对付。钱要如何用,由政府决定。

当然,政府单单靠税收,是不足以应付其开销的,因此需要借钱。我们当中很多人把政府借钱(贷款)当作是纯粹的欠债,而不是一种投资,还把他当作是真理。

不提长远利益

好像东海岸铁路计划及隆新高铁计划,就被夸大为浪费钱的计划,绝口不提其长远利益。公共交通的建设和使用,与其他公共设施一样,因为具有“公共”特色——也就是私人无法做到的,经济效益不是首要的考量(但这不等于说可以随意砸钱)。政府医院及政府大学等等,是其他例子。身为平民百姓,我们难道希望政府把这些公共设施当生意来做?

希盟一开始就不断告诉大家这两个大计划浪费钱,但在执政后讲到是另一番话。好像隆新高铁,从取消变成展延,“昂贵”建设成本不再是问题。

而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有人建议100亿令吉可打造东铁;可是,单单以距离来算,巴生河流域51公里的双溪毛糯-加影捷运,造价都已经210亿令吉,长达688公里的东铁只需100亿令吉,这可能吗?如果可能的话,马来西亚可以一转眼在建造铁路方面成为“天下无敌”了!

华裔同胞总爱以“经济天分”的民族为傲,却对以上所说有关钱的用途,特别是国阵政府用钱,停留在小农经济的封闭思维,视开放的商品经济为洪水猛兽,以为节流是好事,开源反而是坏事。

希盟政府以“国债高企”为理由,砍了纳吉时代的许多计划,很多人都叫好,是封闭思维作祟;与此同时,我们又看到希盟政府又放眼其他大计划(如第三国产车),先前被取消的计划变成了展延,恰好证明了“国债高企”根本不是个问题。

用国债高企,政府需要节俭,用来忽悠那些有小农思想的确有奇效,却对那些希望看到市场更加开放(也就更加自由)的人,这是自我束缚,梦魇才开始呢!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