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国家”与“宏愿学校”/林国安

日前我国首相敦马哈迪接受媒体访问时,重提“宏愿学校”概念,并强调让各语文源流学校学生聚集“同一屋檐”学习与活动,有助于达成国民团结目标。这是短短两个月时间内,马哈迪首相二度重提“宏愿学校”概念。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马哈迪首相还表示,每个国民必须接受自己是马来西亚人,以形塑“马来西亚国族”。敦马特别引例说明泰国、菲律宾、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的人民已经同化为一个民族,不再以个别种族为标识。

“马来西亚国族”和“民族国家”概念,或许是实施“宏愿学校”的理论基础。

“民族国家”迷思

2006年我国教育部发布《2006-2010年马来西亚教育发展蓝图》,鉴于全球化时代在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国度建立“民族国家”(Nation State),以统合国民共同价值与爱国精神的重要性,乃倡议通过教育“塑造马来西亚国族,建立马来西亚民族国家”,并认为民族国家的建立,应具备五大条件因素:

其一,要有“共同语言”(Lingua Franca):马来语文,既是国家语文和官方语文,也作为团结工具和人民共同交际语文。

其二,要有统合特征: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各领域,建立国家特征。

其三,要有公民意识:在团结精神和归属感上,建立公民身分认同。

其四,要有爱国情操:热爱国土,愿意为国牺牲。

其五,要有民主精神:培养议会选举文化,提供机会与空间予人民参与治理国家。

至于教育施政的内涵,包括:强化马来语文作为民族团结基础和学习知识的语文;巩固民族团结和国家统合;培养对民族艺术、文物和文化的热爱;明确伊斯兰文明在营造思维和社会生活的应用。

从这四方面内涵看来,建立“民族国家”的核心策略在于通过语言、文化、教育,为民族国家重新定位,塑造民族个性,以抵制全球化时代来自不同群体文化的碰撞所引起的“民族国家的理想、文化、价值和尊严”的消失。但是在现代社会,多元文化互鉴互学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维系社会的和谐稳定,在于认识和尊重多元文化的价值观,促进价值、意义和观念体系的文化整合,而不是单一文化独尊,强势同化弱势。

再说,当社会需要人们遵循一套基本的共同价值观,就需要每个人都有对生生息息的本社会价值观充满炽热感情的心灵,才能使社会具有凝聚力。

实质上,“民族国家”概念是源于几个世纪前欧洲大陆的一种狭隘民族观念,它标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一元化思想,倾向于强制少数民族接受多数民族的文化和生活方式。马来西亚教育发展致力建设的“民族国家”,基本上就是一个单一民族的国家,而且是一个马来民族本位和回教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家。为此,其教育施政就强调马来语文的独尊地位和伊斯兰文明社会的独特优势,贬抑其它民族语言文化教育的发展。这毕竟是违背马来西亚多元民族、多元文化色彩的国情,也不符少数民族文化民主与基本人权的原则。

马来西亚多元民族语文教育的生存与发展,还期待营造一个国家和平稳定,族群团结融合,社会生活和谐,民族尊严自觉,文化包容互重,都得到充分发展的空间。

基于建国社会契约和《联邦宪法》精神,我国华人是生于斯、长于斯,顶天立地存在于马来西亚,国民身分与国家认同,是不容质疑的!难能可贵的是,马来西亚华人始终坚持民族文化主体性,认同本民族文化,永保民族文化自信,发展民族语文教育,抗衡民族同化政策。这是有别于东南亚其它国家的情况,诚如马哈迪首相所言,东南亚一些国家华人没有中文姓名,没有华文学校。

慎防“马化”华小

说到东南亚华校,东南亚一些国家华校“被同质化”的遭遇,是足为殷鉴的。那是当政者改制、同化非主流教育体制学校的途径和手段。例如,上世纪70年代,菲律宾政府开始“菲化”华文学校。1973年马可斯总统颁布第176号法令,对菲律宾侨校教育体制一体化处理,除了规定办学主体必须是菲公民、外侨学生不得超过全校学生人数三分之一之外,还对华校开设的华文课程做了诸多限制:华文只能作为选修课程,而且不再是教学第一语言,只能采第二语言教学模式;华文课时每天不得超过120分钟,中学华文课程由原来的高初中六年制改为四年制;课本只能用本国编写的,华文任课教师只能在本国聘请。“菲化”华校虽然获得法定地位,纳入国家主流教育体制,华文课程的开设也有了法律保障,但这却是以牺牲华校本质特色为代价的!华校“菲化”,自有其国情政治和社会背景因素,但华校转型后,却也陷入定位不清、功能模糊的窘境,以及秉承民族教育任务抑或为国民教育服务的两难。

“宏愿学校”的本质特征和意图,是把两所或三所不同语文源流的学校设在同一校园,共用基本设施和教育资源,参与共同课外活动,采纳国语马来西亚文为共同行政语文,并“逐步实现以马来西亚语为各语文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以形塑“不分种族和宗教的学生在同一屋檐下一起上课”的“国民团结”景象。这岂不就是“马化”华小,侵蚀华文小学的民族教育功能,最终导致华小的消亡!

马哈迪首相既说无意废除多元语文源流学校,也接受华人保留身分认同,又期望构建“民族国家”,倡议“宏愿学校”,形塑团结的“马来西亚国族”,其意图的确令人难以捉摸!无论如何,慎防“马化”华小,维护民族语文教育的根柢,仍是当前华教工作重中之重的任务。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