搁置隆新高铁冲击大
铁路合约流量恐停滞

180907x1205_noresize

(吉隆坡6日讯)随着隆新高铁计划展延到2020年5月31日再动工,分析员直指,搁置计划仍带来负面影响,铁路工程合约流量将陷低迷。联昌国际投行研究分析员说:“我们维持该领域‘减持’评级,即便该计划在2020年再动工,该领域未来两年的展望依旧负面。”

“这意味着在第十一大马计划的余下两年里,铁路工程的合约流量将陷入停滞。”

昨日,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在记者会披露,马新两国政府同意延后隆新高铁计划,

基于大马政府单方提出展延要求,因此须在2019年1月前赔偿1500万新元(约4500万令吉)给新加坡。

假设隆新高铁计划没有如期在2020年5月31后动工,该项目将被终止,大马必须补偿新加坡至今在履行高铁计划义务所承担的成本。

另外,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分别设立的高铁公司,也会取消正在进行中的高铁资产管理者(AssetsCo)联合招标活动。

此前,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贸服股)与TH产业私人有限公司所组成的联营公司,以及马资源(MRCB,1651 ,主板产业股)金务大(GAMUDA,5398,主板建筑股)组成的联营公司,已被MyHSR企业私人有限公司委任为隆新高铁的工程交付伙伴 (PDP),惟上述合约已在5月31日失效。

然而,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曾透露,有别于此前的运作模式,政府在未来不再以工程交付伙伴形式颁发工程合约。

对此,分析员预计,新的隆新高铁计划将不会以工程交付伙伴的形式推行。

替代方案省500亿

另一方面,《星报》曾引述消息指,精英顾问团(CEP)接获隆新高铁的替代方案建议,即耗资200亿令吉提升马来亚铁道公司现有铁路设施。

对比隆新高铁高达740亿令吉的造价,替代方案仅耗资200亿令吉,可帮助政府节省高达500亿令吉的成本。

隆新高铁和其替代方案主要差别在于路程时间,从吉隆坡到新加坡,前者只须耗时90分钟,而后者却须花130分钟。

不过,消息也指,替代方案所建议的提升现有铁路轨道,将能大幅减少土地征用的成本,对现有的铁路破坏最小,也能完善整个国家的铁路。

报道:侯曦文

报道:侯曦文

报道:侯曦文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