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阿危机引以为戒/胡逸山博士

土耳其与阿根廷这两个,也算是发展中国家中较为领先的经济体,近日来陆续出现金融、债务方面等的经济危机,不但在国际上再敲起一轮环球经济风暴是否即将降临的警钟,更尤其是对我国当下与未来的经济走向,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

土耳其的问题,主要是其结合民粹主义与宗教极端路线的政府,为了维系占人口里大多数的中下层民众的支持,不去认真地搞结构性的经济政策改革(如打破财阀垄断、鼓励中小企业等),反而去大搞在政治上急功近利的福利主义。

此外,土耳其政府又大量借贷大印钞票,结果当然也还是逃不出所谓古典经济学的一些基本原理的实践,即物价高涨、严重的入不敷出等,而其政府又“企硬”认为经济没有出现问题,看起来前路的确茫茫。

我不讳言,土耳其的确是个让人颇为失望的国家成长例子。

当年军人当权时,国际上努力协助土耳其逐步民主化,还记得以前我就读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就收留过好几位被军人罢黜的前民选领袖为访问学者等。

后来,土耳其总算是民主化了,一个本来看起来还算中庸的文人政权上台,起初还标榜着所谓中庸的宗教理念,本地无论是前朝或当朝的一些领袖们也趋之若鹜,纷纷跑到土耳其去取经,一直延续到当下也还是如此。

土耳其死不认错

现代土耳其本来是以严格的全盘西化与绝对世俗的理念来立国的,由军人在很大程度上担任防止宗教极端化的监督角色,如官方完全不允许一些过于宗教色彩的服饰等。

但看起来土耳其民众当年把军人干政这的确不良的政治制度推翻之余,也“顺道”把一些极端的宗教理念引入社会主流,而把行之有效多年的世俗主义抛弃,可谓如西方谚语里所谓“把洗澡水倒掉,顺便也把婴儿抛出”。

而执政党更乘机逐步揽权,演变到今,俨然已成为一个不输当年军人当道时的专制独裁政权,在经济上又死不认错,土国前途可谓堪虞。

阿根廷负债累累

至于阿根廷,那可是个多年以来的所谓“菜篮个案”,即其政府多年来在财政上没有节制,到处举债,面对经济危机时,可以面不改色地以破产(也就不用偿还债务)做威胁,甚至要求世界各方继续投入款项来挽救。

当下阿根廷政府就与土耳其政府的态度南辕北辙,走另一个极端,呼吁国际货币基金(IMF)等金融机构,继续向它撒钱。

这种近乎无赖的做法,多年来却没引起各造“狼来了”的警惕之心,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由此看来,本地新政府特别是在债务管理方面任重道远。

继之前揭发本地国债实质上几乎翻倍之后,如把马新高铁等项目展延,哪怕是两年也还是权宜之计。

未来两年会是全球经济颇动荡时段,两年后,若得以复原,那可考虑再建,但绝不可逞强,还是要以解决债务危机为主。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