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华人情何以堪?/夏庭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重提“宏愿学校”政策,并探讨落实宏愿学校的可能性,他表示要让各族学生“在同一个屋檐下”上课,以实现强化国民团结的目标。他还表示无意废除多源流学校,也不认为应该废除多源流学校,而是想通过宏愿学校,让不同源流学校聚集在一起。他同时抱怨这项政策“遭到极端主义教育人士反对”。针对以上事项,华社一些团体已第一时间回应。

敦马还说“国人必须接受我们是马来西亚人,这样才能够实现马来西亚国族的概念”。

我十分纳闷,在这个全球化进程及信息流通日愈加速的时代,还来提“一个国家一个国族”的概念,岂不是逆时代潮流而动?实际上也不可能成功。不同于早期背井离乡南來谋生的华侨,我们是生于斯、长于斯也将死于斯的华裔马来西亚人,也是货真价实的马来西亚人!

敦马说:“在菲律宾,印尼和泰国等东盟国家,人民已将自己同化为一种种族,并未以其他种族背景为识别”。这些国家真是只存在“一个种族”吗?这个说法未免太新鲜了。

发言前先求证免大误差

更“新鲜”的是敦马还说:“在印尼,印尼华人没有中文名字,没有华小;虽然他们目前也有了华文学校,但那也是后来学马来西亚的做法。”

敦马博学强记,更在政坛上驰骋超过一甲子,不可能不知道五六十年前乃至二十年前发生在印尼的惨绝人寰大事。不过对印尼华社的实际情况,认知可能有限。内阁中有多位精通中文的华裔部长,首相发言之前大可要求他们提供相关资讯,以免出现太大误差。

1957年,印尼全国有1850所华校,比马来西亚现今的中小学华校还要多。1958年开始印尼华校受残酷打压,数量大减,到了1966年更惨遭全面关闭,不止如此,连华人的姓名、语言文字、风俗年节等都被全面封杀,人命、财产和尊严的损失更不忍提了! 这里面有多少无处控诉的惊天血泪和冤屈?只有印尼华人特别是无数直接受害者才真正晓得。对敦马的轻描淡写,印尼华人情何以堪?

纵使一再遭遇如此大劫,说印尼华人没有中文姓名,也是失实的。在印尼华人处境艰难的时候,林水镜、梁海量和王莲香的大名,照样响遍天下。他们的确有印尼名字,但也有中文名,这点也许敦马不晓得。有一个叫Ahok锺万学的,担任过耶加达特区省长,名闻天下,没理由不知道。再退一步说,还有一位叫叶成旺的印尼籍羽球教练,调教过拿督李宗伟呢!如果将当今印尼华人的中文姓名一一罗列,也许可以绵延耶加达好几条街巷。

至于说泰国及菲律宾的华人没有华文姓名,容我斗胆建议:何妨邀请泰国正大(卜蜂)集团的谢国民总裁和现任菲律宾华商联总会名誉理事长蔡聪妙先生来马投资,同时请他们列出一长串泰、菲两国华人的中文名字?

(稿酬捐希望基金)

最新报道

敦马退位后出任资政?
安华开放态度看待
马哈迪:遗憾没连锁店卖大马美食
雪爆假酒夺命
51人酒精中毒19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