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晴雨表/麦传球

一般而言,很多马来西亚的散户根据吉隆坡综合指数(KLCI)的变动,来衡量本地股市的趋势或投资的情绪。

当然,如果要知道全球动向的,将会根据美国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DJIA)的变动,来衡量国际股市的走向。

技术上,他们用这两个指数来做股市的晴雨表,效果是不尽符合评估整个股市的目的,因为这两个指数都仅包括了各自国家的30只蓝筹股而已。

然而,尽管隆指的成分股并不代表整个股市,但它们的总市值超过整个股市总市值的60%。此外,这30只大部分是市值最高的超级蓝筹股,也符合自由流通(Free Float)和流动性(Liquidity)的条件。从这几个方面来讲,他们的代表性和表现,在整体市场都是举足轻重的。

所以,散户以这一种快速又简便的方法,来对市场作一个简单的评估是无可厚非。

当然,如果想要更准确地反映整个市场,本地的富时全股项指数(FBMEMAS)和美国的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将更加合适。

另一方面,除了最常用的吉隆坡综合指数之外,我们还可以参考以下统计数据和日常生活点滴,来衡量市场表现和投资者情绪:

1. 餐厅高朋满座

二十多年前,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我们只要观察吉隆坡金三角地区的中餐馆或高级餐厅的生意(特别是午餐),我们将知道股市在某一天或一段时间内是否表现良好。

这是因为许多股票经纪公司和银行总部,都座于金三角中央商务区。当股票经纪人、银行家和其他行业的工作人员从股市赚钱时,他们将一起享用美食和讨论股票交易。所以,餐厅高朋满座等于股市上涨,反之亦然。

然而,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许多金融机构被迫合并甚至关闭。这也导致许多餐馆风光不再,关门大吉。

2. 狂热购买情绪

当购物中心人潮涌动,商场店铺宾客盈门时,我们会知道股市表现良好和经济欣欣向荣的。

我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当股市非常有利可图时,全国的国产车销售一空。当新车买家不想等待三到六个月的汽车交货期时,许多人会愿意支付几千令吉给另一位已等待了三到六个月的客户,来购买一辆即将交货的全新汽车。

当时国产车经常供不应求,所以汽车交货期三到六个月是司空见惯的。

3. 结构认购权证当道

当您看到许多结构性权证发行人发行认购权证时,意味着市场看涨。因为结构性认购权证是牛市的交易工具,只有在看涨市场时才会看到投机者积极买卖认购权证的。

4. 股票交易活动

每日股票交易量和交易价值持续高于平均水平时,意味着后市看涨。当然,牛市转熊市时,有时股票交易量和交易价值也会高于平均水平,但是却不会长期持续高于平均水平的。交易价值只会越卖越低,而交易量也会越卖越少。

5. 每股平均交易价格

如果每股平均交易价格超过一令吉,表示当天一令吉以上的股票交易量比低过一令吉的股票交易量多。这也意味当天的投机气氛比较低,而市场的总体方向是更稳定和积极的。

原因是大多数基金是不会投资细价股的(除了一些细价股基金外),而且良好的基本面股票大多是一令吉以上的。只有当市场情绪非常具有投机性时,散户才会热衷于交易细价股。一般来说,如果每天继续类似的交易行为,市场预计会呈上升趋势。

当购物中心人潮涌动,商场店铺宾客盈门时,我们会知道股市表现良好和经济欣欣向荣的。

情绪指标预测市场走向

当然,以上的方法是以街头智慧来对市场作一个简单又快速的市场方向评估。

如果想要更准确地估计或预测市场走向,我们需要采用更科学的情绪指标来进行分析。情绪指标是指一种群体行为指标,可以是图形或数字,旨在显示投资者对市场或经济的看法。

市场上有林林总总的情绪指标。由于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投资者将其指标视为主导。一个投资者最常用的指标,是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率指数(VIX)。

VIX被视为恐慌指数

VIX是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期权溢价中得出的数字。当期权溢价下跌时,VIX就下跌,当溢价上涨时,VIX就上涨。

VIX是所有这些期权价格的加权平均值。当投资者为购买(出售)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权利支付更多(更少)的费用时,VIX会显示投资者对市场走向的看法。

所以,投资者经常将VIX视为恐慌指数。这是因为当投资者购买大量看跌期权以保护其投资组合时,该指标将会飙升。一般而言,如果VIX高于20点,则表明恐慌情绪开始进入市场了。

市场情绪指标的应用:

1. 指标将能够帮助投资者更加了解股市当前的投资情绪。

2. 指标将能够帮助投资者确定当前趋势是否可能继续下去,以便他们能够做出更好的投资决策。

3. 某些指标可能在真实情况发生之前,能够帮助投资者确定市场上的机会或风险。

4. 某些指标可能表明,市场处于超买或超卖状态而导至市场将会发生逆转。

除了可以帮助投资者,政府也可以将情绪指标与其他经济数据结合使用,以帮助他们策划未来的政府政策。

最新报道

水果藏针延烧纽西兰
澳洲推金属探测新招
高强度运动2分钟
效果等同30分钟中度运动
花费两极端/陈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