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国阵与砂盟,差别在哪里?/冯振豪

希盟政府执政一百天,各界对其表现褒贬皆有,而沙巴和砂拉越方面,主要是针对20%石油税一项进行评分,但两者的态度却大有不同。

回顾一下,希盟之所以能在5·09大选中击败国阵,来自东马的加持是不可忽视的,亦即所谓的“东风”。特别是沙巴民兴党愿意与希望联盟结成竞选伙伴,共同对抗国阵,不仅为希盟执政中央助以一臂之力,也成功夺下沙巴州政权。而砂拉越方面,希盟在31国席中攻下10席,为问鼎中央增加胜算,但是砂州国阵依然掌握获得19席优势。由此可知,沙巴与西马希盟是“伙伴关系”,砂州国阵与希盟乃水火不容之势。

6月12日,由土保党、人联党、民进党、人民党决定退出国阵,另组砂拉越政党联盟,以维护及争取砂拉越人民的利益为宗旨。虽然离开国阵,可是砂盟的本性似乎仍留有浓浓的国阵“基因”,只会挑毛病,在国会与甚至常与国阵巫统共鸣。

沙巴方面,民兴党获得希盟认同,分予若干中央官职,变成“类执政党”,可民兴党终归不是执政党,也是有“翻脸”的风险,但沙菲宜所展现的能耐却值得赞誉,以沟通的方式与中央解决问题,相对砂盟而言,两者完全是不一样的行事风范。

只批评没建设

就以统考和石油税来说,砂民进党的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从希盟执政以来,就不断针对统考和华教课题予以批评,但其言论中缺乏建设性建议。而石油税问题,希盟百日新政无法兑现归还20%石油税一项,引来东马政坛哗然,砂盟为此火力全开,批评希盟欺骗砂州民,没有石油税收5%增加20%还予砂拉越,砂州希盟应把砂州利益放在第一。

再回过来看沙巴,尽管也为石油税一事而争吵,甚至沙巴希盟也深感不满,更何况本土的民兴党?

但沙巴却是较宏观的态度去处理,例如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不断地呼吁中央希盟坚守承诺,沙首长沙菲宜就归还石油税与马哈迪进行面洽对话。由此看来,砂盟离“成熟”的路,还远着呢。

砂盟如此狭隘的本位主义,不难理解是要维持基本盘。但这种短视的做法,却不是一个政党或政治联盟谋求持久的利器,反而是自寻死路的毒药。记得李光耀坚持把人民行动党扩散到马来半岛,原因之一乃走出新加坡政坛,让人民行动党有进步空间。看回如今的砂州,强大的砂盟据有州政权,似足当年还在马来西亚怀抱的新加坡。

遗憾的是,笔者没有看到砂盟进步的诚意,满嘴砂州利益,不是抨击就谩骂,却没有给出解决之道,完全把责任推到中央或者是砂州希盟身上,不禁要问:砂国阵与砂盟,差别在哪里?若砂盟是一个求进的联盟,就该抛弃山头主义,宏观处事。倘以这种姿态走下去,就算选绩卓越的土保党,终有一日也会被不断迈步的土着团结党所淹没。

冯振豪

冯振豪

冯振豪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