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无人治之手伸入司法/南洋社论

槟州前首长林冠英低价买房案,在检方主动撤销控诉后案情出现“戏剧性”演变,林冠英和卖房女商人彭丽君双双获判无罪释放,最终“剧情”令各界三震四惊!

反贪会第一时间发文告,对法庭的宣判表示震惊,声称此乃总检察署单方面决定;首相马哈迪医生则笑言与反贪会一样感到“震惊”,但接受法庭的判决;而林冠英的代表律师兰加巴却对反贪会的“震惊”感到震惊,“因为在法庭上提出撤销案件的主控官,就是反贪会的法律及提控组主任。”

在一片“震惊”声浪中,前首相纳吉在面子书专页上贴文揶揄说,“今天是什么日子?是震惊日吗”;马华副总会长周美芬则形容这是大马司法最黑暗的一天。

政治人物的话或许不可取信,但向来立场中立的许多法律界人士,也对林冠英在不经审讯下脱罪深表不满,甚至剑指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必须为此引咎辞职。

家庭素质与教育国际妇女联盟(WAFIQ)法律及人权小组主任法蒂哈指责说,这是蔑视法治的行为,同时给人一种当权者可以随意操纵法律的负面印象;律师团体Young Professions总执行长法依胡则表示,整起事件就是朋党主义的惨烈印证。

由于汤米托马斯曾是林冠英低价买房案的代表律师,导致其与此案沾上难以洗脱的暧昧,如今当事人“轻易”脱罪,这位总检察长和林冠英,甚至是首相马哈迪之间的关系,更难免存在暧昧三角的想象空间。

林冠英已经脱罪了,但大马司法界会不会因此蒙上人治掩盖法治的罪名?当前朝政府被指选择性提控、首相马哈迪重新上台初期保证遵循法治精神的声音,还围绕在你我耳边之际,大马是否又多了一项选择性撤销提控、人治仍处在法治之上的骂名与揪痛?

一般认为,控方间接扼杀了林冠英在法庭上为自己据理力辩的机会,令他日后难逃所谓清白是全靠走后门的有色眼光;从另个角度审视,因而衍生的行政干预执法、执法向行政叩头的“罪名”,也或将沦为牢套希盟脖子的政治枷锁。

林冠英低价买房案是否是新政府进行体制改革的一个不良示范,争议相信方兴未艾,但诚如法蒂哈所言,撤销法庭案件虽是总检察长的绝对权力,但他欠大家一个解释,而不是一味侮辱公众的智慧。

最新报道

曹观友:贸易战获商机
招中美厂商转驻槟城
香港壁球赛
妮科止步第3圈
执法员被控索贿不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