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做政治孤儿/张木钦

土著大会要求设立单元教育制度,课题虽然古老,各方反应却很新奇,不再像以往那么激动鼓噪,平静得出奇,是万马齐喑的景象。

单元语文源流是独立前争论最激烈然后妥协的课题。

拉萨报告书已经确立了四种源流教育,保留最终目标,实现最终目标的利器是教育法令21(2).而这条法令却给拉萨的儿子纳吉废了。也就是说,政府手上已经没有刀。

唯一动用过这把刀的人是马哈迪,他把英语源流斩了,现在剩下三语。要再斩,有什么法理根据?

政府当然可以立法。土著大会是舆论造势,华人这边只有金字招牌下的负责人发表了平淡的文告,没有八方响应,沉默的多数是已经回心转意,接受以前反对的概念呢,或者暗捶心肝?新华人的心意很难猜透。

或者有人说,政府不敢走回头路,因为“水能覆舟”,难道他不怕选民?

把命运押注在别人“不敢做”的设想是浪漫之极,愚勇之极,万一他敢呢?

如果国会真的修法设立单元源流教育,华教运动理论上没有政治盟友。去了一个不争气的华基党,来了一个更不争气的华基党。

但我们不怕,因为“60年都走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怕”?习惯了做政治孤儿,再做有经验。

过去即使被人打到趴在地上,还是有人发出豪语说:我们不靠别人!我们靠自己!

最新报道

王建民:韩日新紧随在后
注资大马66亿 中国最多
私会党血染华小义卖会案
8嫌犯被控谋杀
无人看管
女童溺毙公寓泳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