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策扭转经济颓势/李兴裕

大马经济今年第二季按年增长4.5%,写下过去5个季度的最低增幅。

今年首季的增长率是5.4%。这主要是被矿业(天然气产量受干扰)及农业(棕油与橡胶)萎缩,以及公共投资大跌拖累。经济数据差强人意,也迫使国家银行下修今年经济增长预估,从今年3月预估的5.5至6%,下修至5%。

随着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4.95%,这意味着,第三及第四季须个别增长5%,以达致全年增长5%的新目标。过去几年,大马经济最低增长率是2016年的4.2%,前一年是5.1%。

放眼未来,有哪些挑战将会影响我国今年下半年及明年一整年的经济增长?大马是否有对症下药的政策,应对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变数及新兴市场面临重压,造成全球经济面临放缓风险的负面冲击?

先让我们看看全球经济。外在环境明显受到贸易关税战、金融市场波动更激烈及一些新兴市场在经济基本面恶化下的外汇下跌压力所威胁。

现有与未来经济走势的指标,例如制造与服务领域的采购经理人指数,显示增长动力正减弱,凸显全球经济增长已见顶的隐忧。

外围逆风狂吹

在市场负面情绪及贸易战不知持续多久及严重程度仍不明朗情况下,目前已有初步迹象显示,贸易战已开始通过供应链受干扰,冲击着全球贸易活动。

先进国家与本区域经济体的增长开始变得不同步,投资者担忧美国债券殖利率前景,当短期债券殖利率高过长期债券殖利率时,它精准的预先反映了打从上世纪60年代起,美国前后7次的经济衰退。

目前,美国5年与30年债券的利差(殖利率溢价)收窄至少过25个基点,这是2007年以来的11年新低。美国债券殖利率出现负面曲线,上两次分别发生于2000年及2006年,正好是发生在上两次经济衰退之前,成为经济衰退的前兆。

大马的出口从今年首季的按年增长5.8%,于第二季增强至8.2%,主要受电子与电气产品需求强稳的支撑。

在出口前景受贸易战冲击之际,去年下半年平均每个月807亿令吉的偏高出口比较基础,将成为今年下半年出口能否协助实现全年出口增长目标的关键。

消费者的经济数据则令人鼓舞。消费者开支在首季增长6.9%后,再于次季进一步增强至8%,创下2015年首季以来的最强增幅。

续推动消费

问题是,这股强劲的家庭开销会否持续下去?废除消费税及9月1日重启销售及服务税期间的3个月免税期(今年6至8月)确实对消费者开销带来立竿见影的正面效应,但这或只是一次过的效应,一切将在今年第四季及明年恢复正常。

第二季消费情绪指数从首季91点大幅增强至132.9点,缔造过去20年来最高指数,很大程度上反映国人对第14届大选改朝换代后,新马来西亚诞生的高度亢奋。

支撑强劲家庭开销基本因素须维持,这包括国人收入与就业续走强,及销售与服务税开跑后,物价与服务价格保持稳定。

必须指出的是,私人领域的工资增长已从首季的6.6%,于次季放缓至5.7%。同时,失业率则从5月的3.3%,于6月稍微走高至3.4%。

私人投资大力反弹

私人投资从首季的增长区区0.5%,于次季大幅反弹及按年增长6.1%,主要由制造与服务领域的资本投资推动,这令人大大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股强势能否持续仍是一大挑战,它取决于政府各项政策能否更明确,这包括各项施工中的工程项目及新项目,尤其是外围逆风已打击国内市场情绪。

另一方面,占国内生产总值8%比重的公共投资于次季大幅萎缩9.8%(首季萎缩1%),归咎于多项施工中的工程即将竣工及联邦政府的发展开销减少。

大选换政府后的过渡阶段,新政府针对公共开销实行合理化及优先化,以符合政府财政平衡及确保更佳的监管,已导致发展开销于次季萎缩。

一旦“过渡时期”的公共开销合理化计划完成,预料发展开销将恢复一些动力。

针对外围不利突变,大马仍留有一些缓冲能力,包括政策上的空间。

尽管政府财政政策某个程度上受到政府致力缩减财政赤字与国债局限,我国占国民生产总值约29%比重的国民储蓄、高达104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经常账项盈余,以及发展程度更深更广的金融市场,应足以让大马应对外围经济带来的种种风险。

目前可预期的是,国行不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削减利率,主要受美国持续升息并导致令吉汇率面对下跌压力的牵制。

国行预料将继续密切留意各项经济数据的演变,以确定下半年经济升温的预期能否实现。

尽管次季经济增长逊于市场预期,国行仍乐观预期,拉低经济增长的负面因素将在下半年消退。

(李治宏翻译)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