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中国22年的一“代”一路(上)
中国新批科技公司冒出/符策勤

让时光倒流到1996年下半年,为了拓展大马纤维板在中国的市场,我踏进了香港,住进了一晚1000令吉的中环文华东方旗舰大酒店,后来再乘火车到罗湖口岸过境深圳,住进蛇口南海大酒店,我们走访了刚建好且空虚虚的深圳蛇口码头,及热情的深圳招商局,那是我第一次赴神州。

中国处子之旅后,我每月得经香港(因没有直飞班机)到深圳,东莞公明,大岭山,中山,顺德,广州,惠州等地的华南地区出差。后来,公司的每月200个货柜不断的往李嘉诚新投资开设的深圳盐田国际港口送!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泰铢、令吉等的东南亚货币崩泻。香港保币不保市,国际贸易次序大乱,令吉对美元从USD1对RM2.5到近RM5的大幅度波动,如临世界末日,我不知道如何报美元成本和运费(CNF)盐田出口价了。

港友的屋价狂泻60%,成为负资产,市场一片哀鸿,很多港人因此破产。 那时,中国货币及资本市场还没开放,所以影向不大。

1999年,公司派我长住上海浦东,成立中国代表处,我也成了上海办公室的“首席代表”,任务是……准备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开拓华中,华北市场。我飞天遁地(当时还没有高铁,只有大巴,火车),跑遍了半个中国16个省。

美国很想要中国加入WTO,同时,不断用WTO的自由贸易条款逼迫中国开放经贸条件,好让西方国家方便切入庞大而且关闭式的中国市场。

2001年11月11号,几经折腾,中国正式加入了WTO,世人涌入了中国。我公司也不列外,收割降税的成果,木板的进口税从18%降到13%,上海、北京、山东、青岛、大连开始下单了。

同时,开亚洲电商平台先河的李泽楷的www.tom.com,在世界互联网泡沫风暴中爆破,“dot.bom”跌破了香港人的眼镜。这也让中国新一批的科技人士冒出或新创企业如163.com、阿里巴巴从中学习务实稳重!

出版人生第一本书

2002年在中国广东顺德率先爆发SARS非典事件(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并扩散至香港、东南亚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9月2日完全消灭的一次全球性传染病疫潮。广东省及香港为重疫区,这事件也影响我们的出口好几个月!

2003年,我初投了一篇文章给《星洲日报》:“大马华人,你还等什么?”,这给我信心把出差亚洲的经验出版了人生的第一本书《左眼右眼看华人》。

这本书细述了九种不同国籍的中华民族的历史背景、特质及经商特性。第二章阐述了“东盟+1”、“东盟+3”的概念,最后一章也大胆的写出了散居在世界各地华人,可能出现的“世界华人经济圈”的想法。(现在看起来有点点一带一路的味道)。

2004年以后,为了避开美国对中国施实反倾销诉讼,东莞台商于刚开放的越南胡志明市工业区开设分厂,巧妙的用别名继续出口到美国市场。

那年,我与香港股东开设了深圳布吉销售办公室;后来,又收购了一家位于沙井且正在亏钱的木音箱工厂。

(本周五,待续)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