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选的反对党快出来!/胡逸山博士

我国新政府上台一百多天,其执政表现褒贬皆有。在一个民主社会里,一个政府必须受到反对党、媒体与民众等的监督、批判,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也是维系民主运作的不可或缺环节。

因为本地师承英国政治体制,说得坦率点,是没有严格意义上现代民主国家在原则上应该实践的在立法、行政与司法上三权分立的做法。如掌握行政权的首相,其实为在国会获得超过半数同僚拥戴的立法议员,而行使司法权的法官委任,更是基于首相必被接受的建议。

英国与其他较先进的共和联邦国家,因为拥有悠久的不成文政治传统,即使也如本地般拥有上述政治制度,彼等的三权分立还是在实际上很大程度地被实施,如掌握行政权的英国首相与澳洲总理,近年都常有被代表立法权的国会议员“拉下马”的惨痛经验,而英国的国会与法院也都有分别做出与英国政府脱欧立场明显不符的决定与判决。但本地作为一个(直到不久前)长期被一党专政的发展中国家,是不能期望能在短期内有这3项政府权力相互监督、防止滥权的,而是需要好长一段时间的相互磨合,即使当下已然变了天。

那本地既然变了天,那就意味着反对党与选民在监督政府方面扮演要角。特别是反对党更要奋力批判新政府各项政策过失,以其在大约每五年一度的大选里,会因提供了“可选”的另类政策选项而受到选民青睐,得以上台执政,实现多次的、惯性的政权更替,如此方能保证民主的实践延续下去。

监督政府民主功能

但当下本地的主要反对党,彼等的主要问题也恰恰是出在这个“可选”度上。巫统虽然是在国会里拥有最多议席的单一政党,但因为长期一党独大地专政,又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内部自我监察机制,早已受到所谓“金钱政治”的侵蚀,官商勾结的做法已成为巫统主流的政治运作模式,再不是建党时的为民族、国家等奋斗的初衷。所以当下一众党要没了官做,一时也难以适应。所谓树倒猢狲散,这些巫统议员走的走、跳的跳不是迟早的事情,而是已然陆续发生。

至于伊斯兰党,其在过去数年间不顾本地多元文化现实,再次肆无忌惮地展现热衷拥戴极端主义的终极目标,固然让其得以赢得好几州的执政权而偏安一方,但要真正打入国家越趋进步的主流,看来还是无望。而拥有一些议席的砂拉越与沙巴的一众政党,彼等可能至少需要拿定主意,到底是亲向政治主流的哪一方?至于其他小党,也就只有自求多福了。

因此,我国可谓迫切需要成立或重组成一或几个让业已政治觉醒的主流选民们认为“可选”的反对党,方能起到在真正意义上监督或制衡政府的重要民主功能。以后详叙。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