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来西亚”的想象/南洋社论

5·09大选前的多次大选,都是联盟或国阵以胜利者的话语模式占据统治地位,一直都是以巫统的霸权意识,维持一个线性决定论的马来西亚。

5·09大选过后,国阵的大一统颓然坍塌,让人们感觉终能摆脱历史的惯性,也让人们相信未来发展有“正确的”或“更好的”路径可以选择,这就是对“新马来西亚”的想象。

然而,我们真的能走出政治纷乱的迷宫,重新发现这个国家蕴藏着一个完整的世界吗?

当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访华期间,以理性的声音,呼唤在海外“挣钱”的漂族回归祖国时, 我们更希望看到,我们的领导能对全民发出感性的召唤。

掌政者应该告诉大家,“对自己生长土地的热爱,这里是我们在此建立起最初的梦想,这里有我们熟悉的风景,有我们所爱的人,有我们经历的事物,有不可磨灭的记忆,有我们感到孤独时给我们的慰藉,无论你身在何处,总有一个地方是你可以回去的家,那就是马来西亚。”

2018年,我们迎来希盟元年的第一个国庆,我们还须思考,在消逝历史的紧张、尖锐、疼痛的场景背后,“新马来西亚”的路径最终应该由那些因素来决定?

马来西亚人,不仅仅是国籍的选择,更是摆脱族裔的血统文化而进入更大的母集;种族的身分认同是一种自我封闭及同质的枷锁,马来西亚的共同体,才是我们唯一正当的身分机制。

新马来西亚还要有对“共同的善”的追求,友情的培养和抱团的温暖,都是相通的善,只有将各族着力于对共同善的奉献,我们才能挣脱旧式思维的捆绑。我们希望国家领导要有全球领导力,要有学习能力,能掌握复杂状况及开拓国际视野的“知识资本”,要有包容差异性,拥有变革能力及热爱多元文化的“心理资本”;还要有能建立与民众的信任关系,以同理心跨越种族与宗教界线的“社会资本”,让国家权力与民众结合成一种共谋的关系。

当然,我们承认,真实的历史过程,充满矛盾和张力的转型历程,利益博弈的纠结,错综复杂的脉络及权力场的角逐;因此,新马来西亚必须是“所有血统的熔炉”,要能展现多元种族,宗教信仰及文化的交汇,构成的大型的,流动的现代社会。

我们要更多书籍、施政的公正、机会的平等,重新组装的熔炉,让各族都拥有家国之感,摆脱过去对自己的不定型,增养新的归属感,培养更好的本性,及让新生代更快乐更聪明;这正是我们想像的新马来西亚,和努力要创建的新马来西亚。

最新报道

获为期5年补贴 豁免1年泊机费
甲国际线机场税下降
减少依赖石化燃料
国能拟卖巴国发电厂
发改委:投资增长后劲不足
中国须加大基建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