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还是调低大道收费?/江振鸿

希盟政府百日新政,兑现竞选宣言及承诺的进度令人关注。

而其中一项承诺是废除大道收费的建议。

因此日前工程部长巴鲁比安表示若废除大道过路费,则政府必须赔偿约4000亿令吉给各家大道经营公司,所以必须暂搁这项承诺,直到国家经济状况稳定的言论,引起了一些热议。

当然有免费的东西包括高速大道谁不高兴谁不想要?然而那些因这项承诺而投希盟一票的选民,是否有想过免费的高速大道是意味着怎样的一种情况?

大道公司管理了得

首先,收费高速大道尤其是南北大道的常用者都知道,在高速大道上我们可以很放心的在法定的限速内高速奔驰,不必提防有只野狗或一个人冷不防的从旁冲出要越过马路,以致须在高速行驶中危险地紧急刹车的情况(证明大道旁的围栏良好无损);也不曾见过大道里有任何一栈该亮的路灯是失灵的,更不曾见过大道里有任何路面出现坑洞(须知在普通的公路,这些问题或许不严重,但在一条车辆都高速行驶的高速大道里,这可会造成致命车祸)。这些都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全都靠大道公司主动式(Proactive) 管理方式,即主动地去发现(通过巡逻)和解决问题,不似政府包括希盟州政府那种一般上接获民众投诉后才出动的被动式(Reactive) 管理方式。

而每条高速大道也有专属的巡逻队伍作定时的路面巡逻及为有需要的大道使用者提供一些援助(别对我说这个不重要,试想像您在大道的荒野路段车子失灵该怎么办?)。

虽然每当在收费站把白花花的银子双手捧交出去时,心中总会不禁骂大道公司几句,然而我不得不认同,高速大道尤其是南北大道公司在管理大道方面的工作的确是做得不错。

因此在废除了收费后的高速大道能否保持同样的道路素质及服务?以公务员过往的效率表现记录来看,恕我无法乐观视之。

第二,且不论废除收费高速大道所需花费的赔偿金,就算是废除了收费后的高速大道能保持同样的道路素质及服务,那个维修费也将会是政府一项沉重的负担,也对那些没用或少用高速大道的民众不公平,因为政府资源应投放在会更惠及全民的领域里。

最后,我想收费高速大道在我国之所以引起民怨和争议并不是在于它的收费,而是在于它每年在赚个盆满钵满之余,却每三五年都闹着要调高收费率,否则政府就得赔偿的作法。

因此不少民众对之的不满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既然如此,希盟政府何不软硬兼施去“对症下药”,软的方式包括与所有大道公司捡讨合约里所有对政府及大众不合理的合约条例,硬的方式包括通过政府旗下的投资基金(如公积金或朝圣基金等)所组成的财团,去全面收购控制这些大道公司以修改这项合约条例及重新调低收费率,让大道使用者可以以一个合理的收费继续享用专业大道公司所管理的优质高速大道,及让这些基金能从中赚取合理(而不是盆满钵满)的回酬,不是更较为实际吗?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