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现在很可爱/张木钦

国庆很热闹,国家很可爱,喜事要传说,免得整天有人哀哀怨怨,责问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听了心里逼仄。

有人热情喊出这是第二次独立,倒是新鲜。我一直以为九一六大马日也喊过默迪卡,那就是第二次独立了,原来还不是,要等到换政府才算,如果政府不断的换,岂不是有很多次独立?

这也是说,现在人的观念认定政府就是国家,国家就是政府,非一非二,政府可爱,国家才可爱,政府不可爱,这个国家就是鬼地方。

以前的国家也是很可爱的,国庆也很热闹,人们顶着大太阳扶老携幼去看热闹。

到了70年代,国家虽然可爱,国庆却不热闹了,因为政府出台单元文化政策,所有非国家文化因素都排除,游行队伍看不到舞狮舞龙等等节目,节目单元,观众也单元了。

那时期华人文化活动很敏感,民间舞狮还要特批,多年后逐渐放宽,但参加国庆还是无缘,各方不断争取,终于有了进展,记得最初的喜讯是准许象棋比赛列为国庆节目之一,报纸有登。

不准你的文化元素在国庆中出现,等于说这个国家你没有份,这就变成我爱国家,国家爱我吗?

如今可爱了,不知道我们的文化元素占了多少?是不是国家爱我多一点了?

国庆一过,土著经济大会和马来人大会紧接着举行了,我们看到的不知是美好远景还是海市蜃楼?

最新报道

两岸谍报战升温 中国震慑蔡英文
广州3人情报售台谍遭起诉
上半年业绩低迷
宝宝树上市前景蒙尘
东亚研究所驳斥指责
政大被揭培养“台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