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问理事会需要透明/黄子诚

希盟夺得中央政权后,立马宣布成立政府顾问理事会,由于成员都是响当当的人物,经济背景显赫,因此各界都寄予厚望,希望能为国家经济贡献良策,改善我国财政体系,以及减轻国家债务。

一开始,就有一部分人担心,政府顾问理事会会否凌驾内阁,过度影响国家经济政策。其成立更是比完整内阁早了将近一个月。

更有人质疑,成立政府顾问理事会的目的,究竟是希望其能出谋献策,还是最终将成为首相操控内阁的工具之一。

担心架空内阁决策

由于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早前巫统色彩浓厚,更是敦马的亲信,其独立性更是招人质疑。但由于其他成员背景相当中立,其色彩才获得淡化。但,这绝对不减部分人士对理事会存在的担忧,更希望政府划出解散理事会的时间表。

政府有意无意地让人觉得,资政理事会将在希盟执政百日后功成身退。然而,敦马最近才表示,暂时不会解散理事会,并会让其发挥其他作用。这不禁让人开始担心,理事会权力会否将开始恶性扩充,最终演变成太上内阁,架空现有内阁的决策。

要知道,希盟政府还是个婴儿政府,成立刚过百日,绝大部分内阁成员都没有做政府的经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容易就会受到比他们有经验太多的顾问理事会的影响。

成立初期,理事会会议后,往往都会对记者发言,发表会议内容,以及对政府的建议。但到了后期,类似公开内容就越来越少。

敦马最近更表示,理事会报告不会向民众公开,因为他们只需向他负责。这种私有化举动未免让人感到疑惑,到底这个理事会是有多么神秘,里头又有多少秘密是人民不应该知道的,以至敦马要设起屏障,让人民只能雾里看花。

其实,首相可以考虑,让政府顾问理事会向国会负责,让国会辩论其报告及建议。这样一来,政府顾问理事会就可以更加透明地运作,其公信力也获得保障。

另外,这样也可以确保政府接纳的任何建议是有民意基础的,也可以根据国会议员的建议,做出适当的调整。另外,这样一来也可避免顾问理事会权力过大,缺乏监督,最终演变成由其操控内阁及政府。

应与民共享理事会

政府也同时可以考虑,明确列出政府顾问理事会的权力范围,以及工作时间表,让人民更加理解其运作模式。理事会更应该提呈年度报告,让人民了解其做出的建议,以及政府的后续跟进进展。

这样一来,人民也可同时监督政府在推行这些建议的诚意。让人民对国家政策有更加深入的参与感,将可增加人民对政府的信任,留着人才,对国家未来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

顾问理事会属于政府,但同时也属于人民。如果政府无法与民共享这个理事会,而逐渐让他成为敦马的资政理事会,那么或许就如其成员之一的佐摩博士所言,是时候解散这个理事会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