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砭时弊 在野党的责任/南洋社论

5·09大选促成大马首次政权轮替后,朝野政党虽已各就各位,但双方在一些角色扮演反面还处于学习阶段。

不过,不管是执政党或是在野党,不同的政党或领袖,所演绎的角色也不尽相同。就如国会下议院推举议长时,国阵众议员就以遴选议长的方式违反议会常规为由离席抗议,唯独林茂国会议员凯利不跟随大队起舞,他表示反对党大可选择其他途径表达不满。

执政党和新政府也不见得步伐完全一致,对于内阁成员打从开始就猛烈攻击前朝政府之举,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即不表认同,认为希盟政府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实现大选承诺。

对执政党和在野党的运作都了如指掌的人,莫过于二度拜相的马哈迪医生,希盟上台短短百日,新政府的运作已牢牢掌控在他老人家手中。

以93岁高龄重返政权中枢的马哈迪,其大选期间的主张开始一一实现,其中包括废除消费税(GST)、推行销售与服务税(SST)、策划推展国产车3.0及准备逐步撤销前称一马援助金(BR1M)的生活援助金。

废除GST并以SST取代,确是希盟的大选宣言,但废除BR1M看来只是马哈迪的个人意愿,而其所构思的第三国产车计划也引发来自朝野的一片争议声浪。

前朝政府的一大败笔,就是很多时候人治掩盖法治;许多人相信,若非首相权力过大,太多事情可以“乾纲独断”,国阵政府或许就闹不出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这么大的丑闻。

为了不重蹈国阵的覆辙,希盟必须严谨落实大选宣言,包括节约首相的权力。以古为镜可知兴替,新政府必须时时刻刻自我警惕,唯有严守法治精神,其政权方能长治久安。

至于在野党,同样必须恪守监督执政政府的本分,坚决维护本身抒发异议的权利。只要言之有物,只要不为反对而反对,在野党议员和领袖,无论是在议会厅内外发言,都称得上是无愧于心,不必计较有心人的负面评价。

政权更迭的目的,是希望明天会更好,而要有更好的明天,就不可少了敢于针砭时弊的在野党人。

最新报道

俄罗斯或明年恢复
单人太空游票价4亿
明年提呈2修正方案
未成年结婚须“过3关”
总值20亿 生产500兆瓦电力
太阳能发电厂明年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