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之后被马骑/张木钦

敦马越玩越起劲,观众兴趣更浓了,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猜首相宣布的东西到底哪一件是真的?

那天突然宣布不准外国人买森林公园豪宅,震惊四方,内阁赶快出来为他擦屁股。

有一件,我一想起就要笑,就是他有意延揽前警察一哥拉欣诺出来做官。

喏喏喏,就是那个铁拳打黑了安华眼眶的大哥。

这次出来,等于要用铁掌打肿安华的老脸。

老马这一招真是捉狭,令人想起金庸小说人物老顽童周伯通。

不过,老顽童玩的是他自己,敦马玩的是天下人。

现在,在我国投资亿亿声的那些人面面相觑了,而敦马玩兴正浓。这是救国,这是救国啊。

如果敦马要把国家拿来玩,你也得任他玩个够,前朝积累下来的有形无形家当也不少,够他两年内任性挥霍。

有资格责难敦马的,只有老Otai。他们是烈火莫息的死忠,是安华的500义士。

选前otai有集会,老马厚厚黑黑来到会场,被呛“残暴法老”,老马神色自若说,你们可以找我算账,但先协助我们取得政权。

傻子也知道打老虎不是先放虎归山才打,但安华权欲熏心,竟赌了一把,要与虎谋皮。

选前是我们的世界,选后是他的世界。既然选前浪漫,选后就别认真。既然你聪明到懂得骑马杀鸡,他就笨到不会把你当马骑?

最新报道

对中国科学家贡献记载
杨振宁批一塌糊涂
东莞商场送免费餐券
换领市民太多险人踩人
八爪鱼天性反叛
服摇头丸变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