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承认统考蒙冤43年/蔡维衍博士

自从举办独中统一考试以来,争取承认统考文凭的努力成为马华公会心头痛,只要提到统考不受国阵政府所承认,卖华的骂名就冲着马华而来。

第14届大选之前,“走不完的一里路”、“60年都做不到,卖华”、“只要希盟上台,今天赢了大选,明天即刻承认”、“我们不一样,希盟白纸黑字,执政中央,立即承认”,种种奚落马华的言论,充斥着平面和电子传媒。

包括今天希盟政府的部长,一旦谈起统考,就人云亦云抬出统考60年的历史。其实第一届统考始于1975年,到今天统考只有43年历史,不是60多年。我记得当时的教育部长就是第14届大选改朝换天,5月9日再次重当首相的敦马哈迪。当时董教总人士林晃昇、陆庭谕和郭洙镇不顾马哈迪的严厉警告,改以内部考试为名进行全国统一考试。

董教总在较后聘用柯嘉逊博士,方才积极推动外国大学录取统考生的工作,因而衍生承认统考文凭的渴求。董总会议通过要求承认统考文凭的议案公布报端之后,各华团纷纷响应,成为每年会员大会的议决案。后来逐渐由华基政党青年团开始,变成母体的常年大会议决案之一,承认统考成了整个华社的共同愿望。

被侮骂哑子吃黄连

在承认统考的课题上,行动党向来就是鞭策马华(少提国阵和巫统)去争取,马华在内阁的言论不能外传,统考不能获得承认。马华被华社奚落为孬种或“当家不当权”,也只得哑子吃黄连。董教总看在眼里,也毫不体恤地不留情地抨击马华,跟着行动党指责马华不敢争取,并以卖华、走狗之骂名侮辱之。

5·09第14届大选,承认统考的诺言成为希盟(由土团党,公正党、诚信党和行动党组成)大胜的原因之一。投票之前,选民相信希盟执政后,必然立即宣布承认统考文凭。赢得42国席的行动党也是信心满满,以为承认统考乃小菜一碟,可以信手拈来。讥笑马华副部长“还差一里路”的张念群当上了教育部副部长,侃侃而谈,大意是:承认统考不该拖拖拉拉,行动党做事干脆利落。赢了大选马上承认,让独中生可以申请政府大学,多一条出路,留住国家人才。

不料来自土团党的教育部长却宣布还有两个考量,“立即”承认变调成“年底”承认,再下来首相宣布希盟大选宣言不是圣经,只供参考。面对媒体询问,副部长只能支支吾吾,结结巴巴,甚至十分委屈地反问记者为何一再追问同样(指统考)问题。当行动党的部长/副部长在电视访谈中被拍下支吾结巴的视频时,选民方才悟出道理:过去马华部长遵守法律条文,不能向外畅言内阁会议的内情。

同病相怜何其不幸

回想起当年直指他人卖华,臭骂走狗,如今行动党的部长同样蒙不白之冤,尴尬之至;现在希盟的部长在敦马全权指挥下,即使对内阁决定有不同意见,也深深受困,不能对外宣布,只能沉默是金。火箭和马华国会议员同病相怜,何其不幸!

希盟/行动党阁员当然不是卖华、更不是走狗!但是土团党的两个考量让承认统考从一里路变成十万八千里路,5年任期之内是否能竟其功,还不明朗!虽然已有两个国州议员宣布统考若最终不受承认的话,就辞职不干。

希盟在大选中获胜,并且也和平交接,国家度过改朝换代最艰难的一刻,当然归功于敦马的威望和领导。改朝换代之后,朝野对换角色,国会辩论让人们大开眼界。

马来西亚华人既然体谅希盟政府,愿意多给一些时间,让他们去处理承认统考的承诺,华文教育史是不是也应该删去卖华骂名,还马华、民政、人联等华基政党的清白?

最新报道

卫生部:长期服用者勿停用
喝3疑含药果汁者应求医
英发明家拟投资大马
今日电视(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