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下的企业货币风险/叶得利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按年增长16.2%,而6月份利润按年增长率为20%,连续第3个月的放缓迹象,显著表明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今承受着经济下行压力日益增加。

其中,汽车制造商的利润仅增长1.6%,而电子设备制造商的利润增长为0.9%。

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以及与美国贸易战和贸易谈判的僵持,将继续牵动市场投资者的神经。

尚且不知中美两国谁会笑到最后,但肯定的是,美国对中国征收更多关税,将大大降低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外资在华企业的利润率。

例如,科技硬件、工业品、汽车行业将受到最沉重的打击,同时企业的资本投资减少,也将在长期内直接影响整体市场的经济绩效。

回溯中国大型企业的盈利能力,在过去几年都呈现下降趋势,中国股市也在近期呈现不断的回调。

如今市场投资者正在回避持有任何新兴市场的货币。

债务违约风险增

股市投资者对中国上市企业的估值标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政府如何支撑不断疲软的经济,以及中国政府如何应对美国贸易关税壁垒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压力。

目前投资者也会担心的是,中国市场环境的萎缩,是否将加剧进一步的债务违约事件发生。

同时,如果中国金融市场因为担忧情绪加重,整体市场缺乏流动性,债务违约风险将会增加。

由于中国市场仍然依赖外贸市场拉动经济,中国企业若无法挺住这一波外来冲击,将直接导致国内投资活动直接下滑,各项金融风险暴露将接踵而来。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放缓也导致全球大宗商品的需求降低,也直接影响了国际矿业生产商的利润能力。

例如,澳洲大型矿业生产商目前除了面临成本压力之外,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让这些企业措手不及,燃料、劳动力、设备的生产成本上升,如今又碰上中国经济放缓,都让这些企业的盈利能力遭遇极大挑战。

无法预测何时收尾的中美贸易战,冲击了脆弱的全球大宗商品需求,全球金属价格也在不断下滑。

新兴货币续震荡
如今市场投资者正在回避持有任何新兴市场的货币,例如土耳其的里拉。

早前土耳其与美国关系恶化以及被征高额关税,里拉今年累计贬值接近40%。

就如市场人士所言,由于今年以来跌幅最大的货币,普遍都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

而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人民币汇率则相对企稳。

虽说人民币兑美元自今年年初以来贬值5.2%,但是中国政府支撑人民币汇率相对的就显得驾轻就熟。

因此,规避汇率风险将是企业重要举措,例如外汇套期保值的风险管理措施。

人民币有强大的中国政府撑腰,而土耳其里拉则没有这样的条件。

土耳其里拉危机所呈现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可能在其他区域不断放大,新兴市场的货币汇率波动也可能继续蔓延。

关键是,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会不会演变成系统性风险,造成区域性的货币危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