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院顽童,一代象征/胡逸山博士

近年来在本地以至国际上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而名扬四海的名人,其中就有酒店业富后代芭莉丝希尔顿,而她所代表的是奢华的上流社会生涯。

但在大约半个世纪前,在本区域却也有一家也是用上她的家族名号所“运营”的大“酒店”,即令人闻之丧胆的“河内希尔顿”。这里所指的,当然不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酒店,而是在越南战争的高峰时期,当时的共产北约在其首都河内附近所操作的一座战俘营,里边主要关着被俘虏的美军,条件据说颇为恶劣,而且拷打逼供等酷刑也少不了。被俘美军为求在劣境中自嘲来振作精神,便把它称作河内希尔顿。

而当时河内希尔顿的其中一位“住客”,即为日前因脑癌逝世的美国联邦参议员麦凯恩。麦凯恩成长于典型的军事世家,祖父与父亲皆为海军四星上将,而他参军成为海军的飞行员,在一次飞越北约的军事行动中被击落俘虏。

越战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在当时冷战的大氛围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与其所扶持的南越,对上以苏联为首的东方阵营与其所扶持的北越开打起来。麦凯恩作为一名军人,在很大程度上也在两大阵营的拉锯战中被煎熬,因为不肯屈服公开谴责他心爱的美国,而在河内希尔顿里渡过了五年的黑暗岁月。

麦凯恩以英雄之态回国后不几年即开始参政,先是当上联邦众议员,后来更被选上参议员,一直连任三十多年至今。在美国,国会里的参众两院(类似上下议院)在立法权力方面可谓各分春秋,虽然绝大多数议案皆需两院的通过才可送呈总统签署生效与否,但传统上众议院较着重于财政(特别是政府收支方面的)议题,而参议院则享有专有的人事同意权,所有部长、大使等的任命皆必需获得其同意。

外交国防影响力大

而麦凯恩在参议员任期内主要是在美国的外交与国防方面的立法与政策制订,发挥了重大的影响力。美国国会里的党鞭制度不强,议员们虽然可能隶属某个政党,但在议案表决时,却未必会与同党的主流投一样立场的票,主要还是看其自身的意识形态以及所代表选区的利益。

而麦凯恩在这种美国的特殊政治生态方面可谓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参议员院会上时常投下与其所属的共和党的主流立场截然不同的票,有“顽童”之称号。如去年特朗普总统执意要全盘推翻前总统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政策,麦凯恩就从医院里赶回参议院投下等于否决这项企图的一票,令特朗普气愤不已。

而颇为讽刺的是,之前麦凯恩代表共和党竞选总统时,击败他的对手恰是奥巴马,可见他不为党派之分而有所偏颇。在那一趟的总统大选里,因为美国宪法有规定总统必须为本土生者,所以奥巴马被质疑不是生在美国(夏威夷),而麦凯恩方面更妙,他出生在父亲当年驻扎所在的中美洲巴拿马运河美国属地,也惹起出生地是否美国本土的争议,不过后来也都平息下去。

六年前,我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会时曾与时任美国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主席的麦凯恩有一面之缘。当时他与也曾竞选过副总统的参议院同僚里伯曼一起受媒体采访,只见他侃侃而谈,精神炯炯,可真是一代阿美利坚精神象征。

最新报道

法国新规
司机不让路将严惩
【韩国羽赛】刘国伦率小将出战
大马二线球员寄厚望
欧洲乒乓锦标赛
波尔称王 李倩封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