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诡的马哈迪?/章龙炎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8月17日至21日官访中国,在结束访问启程回国之前,马上宣布取消东海岸铁路计划(东铁计划)以及马六甲和沙巴州的油气管计划,表面说辞是因为“国库空虚”以及经济情况不好。过后我们听到这计划可能展延,等到经济情况较好的时候才重启;前天,他在“当今大马”的一项专访里说,东铁计划取消与否还无定案,需要由相关公司决定。

过去三个多月,敦马对前首相纳吉时期的推行好几项大计划(几乎全都涉及中资)是继续还是取消,都没有肯定的答案。在第14届大选前,敦马领导的希盟指控纳吉引进中国投资是卖国的举动,因为中国的投资没有为马来西亚带来好处。

与中国李克强的联合汇报会上,敦马表示认同自由贸易,但自由贸易还须是公平的贸易,并提醒大家要注意“新殖民主义”。敦马不改有话直说的脾性,好像不怕得罪大国的样子,借用西方一些学者对中国崛起可能制造一个“新殖民主义”。

今日不同往日。要是这是他在30多年前第一次任相时候的说法,会引起“第三世界国家”的共鸣;今天使用这字眼,看来是与时代脱节,也让人感觉敦马是从西方的角度看中国的崛起。不过,敦马的思维,特别是在处理我国与他国的国际关系,毕竟还是存在一些所谓的“吊诡”。

例如,不照单全收自由贸易(西方,特别是美国资本与势力深入其他国家的用语),而与代表较不发达国家的公平贸易回应——放到国内的脉络,也就不是人人能够自由竞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吊诡”,敦马在很早的时候就说过他第一次领导的政府采取的主义,称为“实用主义”或 “务实主义”(pragmatism)。有学者指出,实用主义与机会主义没有差别。

所以,敦马讲一些自相矛盾、反复不定的话,目的不是要用来说服,而是让人混淆(让一些所谓的学者揣摩他的“言外之意”),达到宣传的目的。可是,在涉及一些好像东铁白纸黑字的合同和协议,有法律的约束力。

即使是纳吉或其领导的政府签下的合约,现在的政府还是要照合约的规定履行责任,例如作出相关的赔偿。

敦马以国债高企(按照希盟政府的定义)及国内经济问题,要中国方面理解,显然的是要中国协助解决纳吉留下的“问题”;中国能理解,但是国内的问题,要由当今政府去解决。

大家不要忘记,敦马第一次当首相的时候酷爱大计划,花巨资眼睛也不眨一下,从来没说过他要节省什么;现在可以“钱不够用”为借口,继续消费纳吉,好像几百亿甚至上千亿令吉也在所不惜,你不觉得奇怪吗?

或许,节省(会省不会赚)只是林财长的台词,敦马怎么想,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不是嘛?最终大的决定还是要问老马!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