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P2P网贷的金融难民/符策勤

中国大批P2P网上借贷平台的放贷人,收不回借款,最后沦为“金融难民”,聚集北京,期望政府出面捍卫他们的权益。

据彭博社的估算,中国网贷平台拥有大约5000万登记用户,资金拥有量高达1950亿美元(7995亿令吉)。

上海著名网贷平台唐小僧的跑路,其总用户数超过1000万人,成交金额750亿人民币(450亿令吉)。

其后,有P2P网贷之都称号的杭州的小金袋、贤钱宝、金大圣、稳展财富、汇博金服、秋田财富、360储蓄家等,108家平台爆雷倒台!

在往北京维权之前,杭州政府已将杭州黄龙体育中心、江干区体育中心,两个体育场馆设置为临时报案点,这两个体育场被称为“难民营”,可想像网贷平台崩盘影响的人数。

2005年网贷始于英国的Zopa平台(现欧洲最大),提供C2C借贷的金融服务,实现用户之间资金借入或借出,整个过程无需银行的介入;而Prosper是美国现今最大的网贷平台。

在中国,企业借贷不容易,自从有了手机线上小额贷款概念,网贷在私营经济领域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为国有银行一般只会向国有企业发放贷款。

中国网贷成立于2006年,2011年进入快速发展,2012年进入了爆发期,短短6、7年,已达六千余家平台。

从一开始,这些平台都没有受到国家监管,其中问题平台就接近五千家,2015年开始至今,摧残了近70万个家庭。

证监会妥善管制

审核监控不严或没管,放任自由发展,致使P2P平台肆意泛滥发展,网贷崩盘的原因有:

第一, 被利用为庞氏金钱游戏骗局;

第二, 坏账风险控制不严;

第三, 负面消息传出,平台出现恐慌挤提加剧连锁效应

反观马来西亚,一开始,P2P网贷就受到证券监督委员会规范监管,并在2016年底,发了6张执照(现有7张),这意味着没有牌照经营网贷平台是非法的。

网贷年利率上线是18%,平台管理费7%,只允许个人净资产300万令吉,或年收入30万令吉的人士才可在网上成为放贷人。

其中一家与我们一起推广的网贷平台已借出7000万令吉,赞!

大马企业后知后觉

当执照发了以后,“典型大马人”才“后知后觉”,方知什么是P2P网贷,同时还是一小撮人知道,一班都是资本圈人士或英校生背景的科技行业草创者!

就像P2P股权众筹于2015年发执照,大马中小企业是经我们大力推广下,才开始让人们知道这些金融科技已落户椰叶微风飘飘不快有时很慢的国度里,我们足足落后了10年。

有时慢有慢的好,我们不复急惊风的前车之鉴,憨憨吃天公,慢郎中也有傻福!

记得当大马网贷执照宣布后,就有一群衣着光鲜、来自深圳的年青网贷营运者,经大马青商领袖接触我,欲收购大马网贷执照,理由是大马人不会搞网贷。

我说,请给大马人做一段时间再谈,小伙子们听懂我的忠言,反而介绍人大马青商领袖说他们有的是钱,我说:“钱是你的,执照是人家的,卖或不卖,礼貌客气些,不要穷到只剩下钱!”。

这出生仲介背景的青商领袖还在最近被选上了第一把交椅,吹涨!

最新报道

【欧洲国家联赛】连扳2球逼平德国
橙衫军惊险闯关
席尔瓦因伤无缘出战波兰
欧国联四强诞生
荷瑞葡英明年6月争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