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铁是中方战略部署/谢诗坚

首相马哈迪医生完成对中国的5天访问(8月17日-21日)。表面上看,马哈迪此行只是见证马中企业签署的备忘录和协议书,包括令吉与人民币互换延长协议等。

换句话说,除了将与马云阿里巴巴集团合作推出网购行销之外,也有两项值得注意的合作项目,其一是榴梿销往中国的保鲜与运输,其二是“国产车”宝腾在中国的销路问题;其他的合作项目也有待进一步商讨。

此外,令马哈迪感动的是,中国这些年的变化与进步也令他大开眼界,尤其是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已输往全球各地,包括马来西亚。虽然马哈迪在位时已访华7次,退休后又有9次访华,但中国一年比一年的变化很大;因此,马哈迪打趣地说,我们是消费国家,中国则已成了生产国家,这就是马来西亚要学习的地方。他也不期然地表示“向东学习”也涵盖中国在内。

不过,马哈迪此行焦点不在签署备忘录与协议书,因为这些贸易的数额是有局限性的,反而是在过去3年来,马中大型的合作项目是否延续下去才是问题的核心。

还债和利息吃不消

就马哈迪来说,其中有3个大项目是不得不喊停或可能延后才考虑的。最大的工程是“东海岸铁道计划”(ECRL),其第一期和第二期工程将耗资550亿令吉,而整个工程估计将超过800亿令吉,这还不算营运时所带来的赤字开销。

全长688公里的东铁计划是从巴生港口一直延伸到东海岸,经过关丹而直到吉兰丹的道北;中国已承诺借贷550亿令吉给马来西亚完成这项工程。

直到今天为止,东铁工程已付出190亿令吉的费用,而工程已完成15%;由于突然喊停,预料马方须损失90亿令吉。

马哈迪说,经过分析后,这项基建在目前是不紧急的计划,即使在2024年启用,政府还是在亏本操作的,因为流客量和货物量无法达到预期的数量。有评论说,这东铁计划只是属于普通的列车,不是高铁和使用现代化的技术。

在这种情况下,希盟认为不建也不是大问题,将来单单还债和利息就吃不消。

可是对中国来说,东铁计划也许是重要的战略部署。目前中国的油船有80%需要取道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海(据称一年有10万艘船经过甲海峡),因此,中国不得不重视甲海峡的安全问题;如果有了从巴生到关丹的铁道,则一些物资的输送就可绕过新加坡,直接进入南中国海。这对中国既是方便也是安全的。

突破美国的新包围

再者,中国在这项宏伟工程之边侧,也有一个大计划设在马六甲,称之为“皇京港”。这个耗资450亿令吉的工程将打造马六甲成为船只维修之基地,而间中有高级酒店、高级公寓和世界性的超市,全由4个岛(包括人造岛)组成一个全新多用途的旅游胜地;在一方面可减少对新加坡港口的依赖(世界第一大港),而另一方面又可协助甲海峡成为安全的通道。在2017年时,中马双方有过两次的破纪录的海峡军演,在在说明马六甲海峡对中国的重要性。

与此同时,今日的印度已同意美国的战略部署,正积极地拉拢日本、新加坡、印尼及澳洲串成一线,以阻止或拖慢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倡议取得预期的成果。毕竟在东亚国家中,能够与中国搭配的除了马来西亚之外,似乎尚没有更理想的战略伙伴。这就是为什么东铁计划成为马中的重要工程之一。中国需要以此突破美国的新包围(过去称为亚太,如今改称印太。此举是将范围扩大,利用印度大国来钳制中国);马来西亚则可以改善东海岸的基建和交通系统。

由于种种因素包括中国考虑到马来西亚有其经济困境,也就在马哈迪访华期间公开砍掉三大计划时不表意见,这种保持沉默的应对就是希望不要影响马中的双边关系。

至于取消马六甲的多元石油产品输送管(MPP)及在沙巴的天然气输送管(TSGP),共达94亿令吉也是在意料之中,两者的工程已进行了超过10%,而且已分别付出47亿及35亿令吉的费用,因此,马来西亚将会蒙受80亿令吉的损失;若加上东铁的损失,就会超过170亿令吉。

由此可见,马哈迪的壮士断臂是要大流血的。还好隆新高铁被预算为超过1000亿令吉的工程也被喊停,建造高铁的承建商尚未有定案(或中国或日本),但依据马新合约,马方需要作出5亿元的赔偿。

很显然的,马哈迪认为其访华已取得中国的谅解,至少马方保证中马关系不会改变以后,也就在舆论中对中方有赞少弹,以免伤了和气。

最后,马方真正要损失多少,就等官员商谈后才知道答案。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