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经济后果很诡异/大马安邦智库

“阿拉伯之春”造成的后果是经济体系的摧毁性影响。不过,实际数据表明,“阿拉伯之春”的经济后果很复杂,并不是那般简单的。

最典型的是利比亚,这是当前世界上经济发展最为快速的一个国家了。

因为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利比亚的经济增长速度是25%,这个增长数字相当于中国的4倍以上。而未经证实的报告,还有说利比亚GDP增长速度竟高达55%。

根据利比亚央行的报告,2017年利比亚财政收入为270亿利比亚第纳尔(约783亿令吉),财政支出为378亿第纳尔(约1096.2亿令吉),财政赤字为108亿第纳尔(约313.2亿令吉),这个下降的幅度比2016年达到了48%。而截至去年年底,利比亚财政公共债务累积为720亿第纳尔(约2088亿令吉)。

石油收入是利比亚财政的主要收入来源。根据央行报告,2017年利比亚石油总收入达140亿美元(约560亿令吉),远远高于2016年的48亿美元(约192亿令吉)。

根据利比亚央行的报告,2017年利比亚共花费150亿美元(约600亿令吉)的外汇储备用于进口商品,实际进口量也在大幅度上升的阶段。

伊拉克年增长10.3%

电视上饱经战乱的伊拉克呢?2013年至2017年,伊拉克的年平均经济增长率达到10.3%,这还是一个向下修正后的数字。

因为国际商业组织向下修正了伊拉克2013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至10.5%,同时修正了2014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至10.7%,而之前的预测分别为11.2%和14.5%。修正的原因是未来几个季度将迎来较低的石油出口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妨碍经济增长的问题大都相同。国家的政治进程缓慢和不透明的商业环境是两大障碍,阻碍非石油部门的发展。经济增长主要靠石油和建筑部门的增长来维系和支持。

在受“阿拉伯之春”影响波及的国家中,有一些国家是置身事外的,或者是被“拨乱反正”。

最典型的国家是阿尔及利亚和埃及,前者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后者是军政府上台执政,发挥了“拨乱反正”的作用。问题是,这两个国家维持了“独立”的国家,经济表现都是大不如前,很有可能今后将会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

埃及最大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是通货膨胀。埃及2017年统计的年通胀率为34.2%,最近一个月的统计数据为26.7%。

根据埃及经济专家的乐观预计,随着埃及经济状况好转,通胀率会逐步降至16%的水平,但实际上这种可能性依旧微乎其微。因为2017年4月的埃及通货膨胀率依然达到31%,但在5月又降至30%,埃及的统计数据并不可靠。

国有经济拖累埃及

值得注意的是,军政府上台后为了让经济得以维持,在2016年11月3日埃及央行宣布,埃镑实行自由浮动政策,这使得埃镑瞬间进入快速贬值通道,汇率贬值的幅度大高于预期。

此外,埃及还引入了增值税,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负担。

埃及的第二个大问题是国有经济,在埃及也被称为是“国防经济”。在这个领域有很多不透明的操作,大量军人以及利益相关者被纳入其中,占有了大量的合同份额,获得了大量的社会资源,私人部门以及市场经济无法与之竞争。

不过,埃及塞西政府还在强调,希望继续推进国防经济的进展,提高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要达到50%。

这样的情况使得埃及社会经济的发展陷入严重不明朗的境地,很多人担忧埃及经济崩溃。

总体来看,“阿拉伯之春”的经济后果是诡异的,政治与经济的交错影响并非是直接的好与坏,而是一种复杂的关系。

或许克林顿所言是正确的,经济就是经济,政治并不能决定经济的一切。无论是“好的政治”,还是“前途未卜的政治”。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

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malaysia@anbound.com

最新报道

张震岳儿子出生
“想问你来自哪颗星星”
警察被射中下体
全靠它挡子弹保“那话儿”……
“你该去演活尸”
医生撂狠话救了厌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