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伯子孙入番/张木钦

我觉得华人逐渐疏离中国融入番邦是正常的是事,日久他乡是故乡,都已经几代人了,不变非人间正道,但有老一辈人说起来心中依然感慨多。

疏离感是静悄悄发生的,能维持几代人之久已经难得,靠的是语言文化的传承。对多数人来说,民族文化感情当然保留在心中,但不是先辈那种生死两许,人在这边心在那边的撕裂;也不会翻脸绝情到骂别人为中华胶,支那猪,或者走另一极端看到升旗就流泪,都属于变态。

但近年来入番变得高调,变得理自气壮,变得无上光荣,却是政治的操作。

火箭喊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今天来看,已经乖离原来的设想。

如果愿意是争取民族平等,今天却让社会从一种分化走到另一种分化。

西马三大民族依人口排列,原本是巫华印,现在则是巫马印。

只有华人变成马来西亚人,其他依旧是马来人,印度人。印度社会虽然不熟悉,但某位印度部长宣誓就任时特地戴上了平日罕见的传统民族大帽,多少看出端倪;马来人不用说。

如今有个华人政党挥动自己的党旗参加补选,却被恶评为分化社会的单元种族思想,而另一方面,其他民族则堂堂正正举办“土著经济大会”,举办“马来人奋起大集会”,却被视为理所当然。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火箭的政治活动重点在华人社会,华人受到洗礼,其他民族则不受影响,甚至抗拒。

结果就是这样,“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成功解构了华人心理,让华人更加不像华人,甚至以不做马来西亚人、只做华人为耻。

最新报道

勿轻举妄动说废死/罗汉洲
严拒华小半津转全津/许元龙
纽伦堡 在历史的世界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