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特朗普软肋美元/本杰明·J·科恩

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元价值已经上涨超过8%,逼近十多年来未见的高点,而多项市场指标则显示未来几个月还会还会继续上升。

乍一看,这似乎证明了高扬着“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大旗走马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确实有点手段。美元走强可能被视为他那些促增长型经济政策的效果。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情况其实更为复杂;事实上,特朗普可能会导致美元大幅下跌。

首先,特朗普在美元升值中发挥了多少作用还不得而知。就算这是他的功劳,强势美元也并不一定有利于他的政策目标;而汇率甚至都算不上是衡量货币真实实力的准确指标。

特朗普政府希望我们相信,在总统放松管制,大规模减税和大幅扩大国防开支的推动下经济增长加速,带动了美元升值。他们说在经历了多年的错误治理后政府现已成功恢复了商业信心;美国终于得以充分发挥其潜力了。

 

与共和党同病相怜

但大多数有见解的经济学家都会将美元升值归因于利率上升。为了阻止通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已经在今年两次提高了联邦基金利率,并放风说在年底之前还会加息两次。

当美国利率上升时,投资资本流入增加,推高了对美元的需求。眼下资金正在从全球各个角落涌向美国。

当今特朗普面临的状况与其共和党前任所面对的差异不大。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和小布什也都曾大幅减税,导致预算赤字上升迫使美联储加息。对此美元都大幅升值(在里根治下的1981至1985年期间升值幅度更高达60%)。

如今美联储再次独立行动以抵御财政扩张政策带来的通胀效应。因此如果有人应该为美元的升值受功领赏,那就得是美联储。

尽管如此,人们可以想象特朗普会声称弱势货币是为“失败者”准备的。他可能会在自己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持续对抗中吹嘘美元的持续飙升,因为后者的货币自开年以来已下跌了近60%。

特朗普

贸易逆差会更大

但虽然强势美元汇率可能会让特朗普更为自负,但却并不一定有利于他的更广泛议程。

毕竟,美元走强会在增加美国商品国外出口价格的同时降低国内进口成本,从而压抑前者鼓励后者。这与特朗普减少美国贸易逆差的既定目标南辕北辙。

特朗普对贸易逆差的痴迷使他对钢铁,铝和来自中国的各种产品征收进口关税。

但讽刺之处在于更昂贵的进口物资也将对国内通胀构成上行压力,甚至可能迫使美联储实施计划外加息。

这会反过来推动美元继续升值并产生更大的贸易逆差,正如里根和小布什时期所发生的那样。

最后,我们必须记住外汇市场的短期走势无法判断货币的潜在实力的。一项货币在国际上的长期使用趋势,特别是作为外国投资者或央行的价值储备,是极难判断的。

特权和全球影响力将泯灭

几十年来,没有哪种货币的应用比美元更广泛了。

由于其主导地位,美国长期以来一直享受着法国前总统瓦莱德·吉斯卡德·埃斯塔因(Valéry Giscard d’Estaing)所谓的“过高特权”。

只要外国人渴望获得美元,美国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世界范围内投射自身力量,而支付这一切只需打开印刷机即可。

但特朗普的好战政策使这一特权地位陷入了危机。他那个“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承诺隐含着仇外民族主义的意味,而他对关税的滥用则把朋友和敌人一起疏远了。

他维持这些政策的时间越长,市场逐渐转向美元替代货币的可能性就越大。最终美元将慢慢失血,美国的过高特权和全球影响力将会泯灭。

俄国人币付油钱

事实上,过去一直使用美元付款的中国已经说服俄罗斯接受人民币作为天然气的采购货币。而最近中国已经开始准备以人民币来购买进口原油。

例如今年早些时候上海推出了一个新的石油期货市场,而该市场似乎打算与布伦特原油和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并驾齐驱的人民币计价标准。如能获得成功,这可能引发其他交易商品的货币转换,而这一切都是以削弱美元为代价的。

同样,一些国家正在寻找方法来规避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石油生产企业的制裁。比如印度已经在用商品而不是美元来支付一部分伊朗石油。

俄罗斯和中国都在大力投资黄金以减少自身对美元计价储备的依赖。这两个国家加起来已经差不多购买了世界市场黄金总量的10%。

因此,尽管今天美元升值,但从长期来看美元可能会走弱。特朗普似乎并没有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而是在加速其经济衰退。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