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前反思/陈金阙

很多人认为今年国庆特别有意义,因为我们独立了61年,终于换了一个新政府,启动了“新马来西亚”的序幕。

和往年一样,今年的国庆主题洋溢着爱国情操,题为“爱我的马来西亚”(Sayangi Malaysiaku),据说国旗的销售量比去年增加了30%,代表着今年国民对国庆有着更多的期许。

新政府接过执政权才三个多月,许多人为希盟百日执政打分。当然,宽容的大马国民还沉湎在蜜月期,给分不至于过度苛刻,所以,希盟这次可说是与人民度过一个快乐的国庆,至于未来的国庆是否更加快乐,越来越快乐,我们当然希望如此,却也不因此而怠慢下来。

不回顾我们独立60年,政权牢牢控制在国阵手中,而其中22年又掌握在敦马手中(1981-2003),我们必须承认,现今许多政策,是当时留下来的“遗产”;如今辗转又回到敦马手中。当局或者可以选择性的歌功颂德,与国家度过60年风风雨雨的人民可不是这么想。既然敦马有想过纠正之前他所犯下的错误,而人民又确确实实给了他这个机会,希望他认真把握,而不是空口说说而已。

恐步国阵后尘

我们这么着紧希望联盟未来的路线,因为万里之路,起于足下;如果一开始不设好基础,将来恐怕会步国阵后尘,成为国阵2.0。

回顾过去30年,我们可以看到敦马施政的影响无所不在。说到大型建筑,在他任期完成的南北大道、双峰塔、雪邦国际机场、轻快铁,还有布特拉再也行政中心,耗资不会比捷运、隆新高铁或东铁低,有些甚至至今无法回本或体现损盈两平的状况。但是,当时就没听到人家说这些是一点经济效应都没有,或者政府签署什么“愚蠢的协议”。例如,南北大道也是没有退出条款,借古鉴今,言者已经忘了他以前所做过的蠢事。如今看来,因为个人的强硬作风,导致国家必须做出巨额的赔偿,似乎也是另一种愚蠢的行动,却没有人敢直谏,分外讽刺。

从行动党由最强大的反对党变成最强大的附议党,我们期待的在朝敢怒敢言的情形不但没有出现,反而看到这些议员一再找许多理由来推翻自己以前所说过的言语,甚至放弃立场来力捧当权朝贵,一叶知秋,如果没有强力的反对党监督,希盟未来的施政方式可想而知。别的不说,敦马宣布东铁等计划取消,单方面鞭挞协议愚蠢,正反映了中方根据协议来谈判。因不属于自己的计划,挟民意而采取单向谈判方式,结果以失败收场;虽然希盟可以把巨额赔偿的责任推給前朝,到头来还是人民买单,国家利益受损,这回大马损失可大了。

反之,轮到自己属意的如国产车计划者,即使人民反对声滔滔不绝,也可以充耳不闻,只照自己喜欢听的继续进行。过去二、三十年,人民一直是国产车计划的牺牲者,提高外国车价让人民买贵车不说,津贴国产车方面也不晓得浪费了多少亿的人民税收,同时为了国产车,必须选择性的发展/搁置公共交通设施,敢问行动党,如果依然站在反对党的立场时,对这个计划的说词是否像现在这样?还是坚持反对到底?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