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毕业 前途茫茫/胡逸山博士

那边厢土耳其开始陷入一落千丈的金融与经济危机,这边厢人家邻国希腊近日正式从各国与各个国际组织联合“打救”的深渊中“毕业”了,真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的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了。

希腊可谓是西方文明的摇篮,她数千年前的一大批哲学家,什么苏格拉底、柏拉图,还有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亚里士多德等,都为现代的西方民主自由思维与实践,奠下不可磨灭的重要基础。

直到当下,要接受最为精英的西方贵族教育,古希腊文的学习也还是必修课程之一。

上述的亚历山大大帝,虽然不是来自最为正统的希腊城邦如雅典、斯巴达等,而是生于略为偏远的马其顿,但凭着其雄才大略,竟也占领了大半个中亚、北非(如埃及即有以其命名的城市)等,势力直达印度,把希腊文化也传到这些角落,可惜没有维系至今,否则,民主自由的寰宇理念就可更为扎根了。

更为近代的希腊,曾为一王国,时下英国的皇夫菲腊亲皇,即为当年希腊的王子,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希腊走向共和。

但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时,希腊军人跋扈,多次推翻民选政府而实施军人独裁。

为彰显军人政权的正当化,不久后邻近的地中海岛屿塞浦路斯陷入族群冲突时,希腊也介入扶持当地的希腊裔政权。而当时希腊的邻国兼亦敌亦友的土耳其(两国原则上同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里相对于苏联的盟友)也为军人当政,所以也出兵扶持当地的土耳其裔在塞岛北边建立政权。塞浦路斯南北对立一直维系到今未能妥善解决。

而希腊的“霸道”行径远不止此。上世纪九十年代南斯拉夫解体,其中一个就邻近希腊北部的成员国马其顿(是的,即为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家)宣布独立。

当马其顿要加入联合国时,希腊竟然反对其国名,事关希腊最北部邻近马其顿的省也叫马其顿,而希腊深恐马其顿就此入联,会挑动希腊马其顿省的民族主义,搞不好以后两个马其顿连成一气,马其顿省脱离希腊去与马其顿国一起,就大事不好了。

民粹主义拒改革

所以,在希腊的干涉下,当年马其顿是以“马其顿前南斯拉夫共和国”的名义加入联合国的。

当年我在联合国工作时,有时看到如此的名牌,也的确不胜唏嘘。直到两个月前,希腊才略为让步,同意马其顿改正式国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希腊的政府后来恢复民选与文人政治,但政客们为求得到选票,靠大笔的向外举债把社会福利大幅提高,也把政府工铁饭碗,作为安抚民众社会经济诉求的一种手段,效率低又薪酬高。

所以当环球经济危机席卷欧洲大陆时,希腊首先应声而倒。

其银行发生挤提,政府财政入不敷出,但货币因为事先已参与欧元,所以欧盟(主要是德、法两个大国)、欧洲都出手打救,以防欧元币值被拖累。

而在这过程中,“嚣张”的希腊选民竟然还选出民粹主义的政府,拒绝进行上述“打救”所附带的大刀阔斧改革条件。

双方拖拖拉拉了好几年,竟然也给希腊熬了过来,现在“毕业”,不再需要如无底洞般一直借钱了,但以后会否重蹈覆辙,也还是个未知数。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