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watch_3

【四期连载小说】3. 伟乐/ 入口

我立在一个入口,一扇熟悉的门面前,乐乐最喜欢躺在这扇门前歇息了。我几乎可以嗅到那股毛孩特有的腥气。



我推门而入。乐乐的吠叫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房间里只有一张书桌,里边唯一有光线云集的就是这个范围了。

我好像踏入了一个剧场。在台上演出的是我的爸爸,和妈妈。

爸妈好像在书桌前争执些什么。

妈妈那一头漂亮的卷发略显凌乱,遮盖了她的半边脸。她另一边脸泛起红潮,还微微有点肿。爸爸的神情很可怕,他让我想起了小六那年的一个下午。



乐乐在他们的脚下狂吠。

在我的印象中,爸妈一向都是模范夫妇,从来没有在孩子的面前红过脸。眼前的两人,除了熟悉的面容之外,我再找不到记忆里的任何共同点。

妈妈的右手紧紧地握着一只腕表,爸爸粗暴地拽着她的胳膊,他脸上的表情让我毫不怀疑他打算把妈妈的胳膊折了。在这千鈞一发的当儿,妈妈以大拇指压了压腕表,爸爸周遭的空气立时凝住了。

妈妈的手上多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利刃。

我发狂似地冲向他们,却在将要抵达的时候撞上了一堵隐形的墙,凭空而降的痛楚感让我几乎窒息。

我张口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妈妈好整以暇地将刀子推进了爸爸的腰眼,直至利刃几乎没顶。接着,她缓缓地把刀子拉出来,血红色如喷泉一样,顷刻掩盖了她的大半个身体。

妈妈愣愣地盯着生命迹象从爸爸身上一点点地流逝,爸爸眼里的精光渐渐褪去,终于化成了一座雕像。

“妈妈,为什么?”我撕心裂肺地捶着那片纹风不动的间隔。

妈妈缓缓地望向我。她把染红的外衣脱去,身上七横八竖的红肿、淤青、牙印、痂疤,骤然暴露在我眼前。

“生不如死……”我耳边响起了妈妈的轻叹。不知何时,她回到了我的身畔。就在这时候,我眼前的光明被硬生生地切断了。

在黑暗里,我感觉到肉身一点一点地离开。唯有从掌心传来的一阵阵暖流,让我依稀保持着清醒。眼前闪烁着让人闭目泪流的七彩霓虹,待我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了同一片视野。

我又回到了书桌前。常年上锁的抽屉敞开了,里头有东西在缓缓蠕动。我凑前仔细观察,里面有几个3寸高的人儿,在细细私语些什么。

那个身着古希腊服装的男孩,有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男孩跑到爸妈的中间将他们分开,一脸依恋地着对妈说:“妈妈,你只爱我一个人好吗?”

妈妈张开双臂把他搂紧。

沉醉在幸福里的男孩,突然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强烈的刺痛感源自背部;我脚下的点点殷红一些些地扩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中人欲呕的赤色薄雾。

随着一声清脆的“当啷”,一枚利刃落到了地上,闪着银光。

“这个世界,就是你想要的永恒了吧……”妈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会快乐吗?”

(3,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