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也不想马华“死”/罗汉洲

马华决定用自己的党徽参加无拉港州议席补选,在下妄加猜测,马华这举动最主要意思是向巫统喊话:我给你们害得够惨了。

巫统当然知道马华的意思,所以没到无拉港为它助威。

我说过好几次,华人支持反对党(不是每届大选都支持),并非是拥护反对党的政治路线,反正“2个都是烂苹果”嘛,但由于巫统的作为太令华人失望,甚至愤怒,华人只好用支持反对党的行动来表达不满,结果连累到马华惨败。

当然,这并不是说马华成了代罪羔羊,因为马华对巫统欺压、凌辱华人行为完全无能为力,无法维护华人的权益与尊严,所以马华之惨败也可说是合理的事。

另一方面,巫统掌权久了,傲慢自大的态度油然而生,视凌辱华人为平常事,以致什么掌掴华人、咬喂它的手、捞偏门致富、还想要什么等等的话随口而出,纳吉卸下不严,一味姑息胡言乱语者,加上累积已久的所谓行政偏差,激起华人“与尔偕亡”的决心,5·09大选终于造就了希望联盟“冷手执个热煎堆”,出乎意外地登台(首相马哈迪也这样讲),所谓马哈迪效应其实是微乎其微的。巫统之败乃咎由自取,连累马华几乎被“剿灭”,它对巫统怀恨之心可想而知,但它仍没有退出国阵的意思。

须挣脱巫统束缚

国阵成立至今近半世纪,一向睥睨纵横大马政坛,想不到一败就竟溃不成军,大半成员不肯共患难,走剩三几个,巫统是主干,苦撑场面,国大党根本就没有自立的条件,走不了,马华不走则颇似驽马恋栈豆,仍打算乘搭巫统的顺风车。

实际上,国阵里的成员党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因为它们参加大选的席位全由巫统分配,想壮大也不可能,当年林苍佑医生率民政党加入国阵,有如自己画地为牢,马华在国阵则如戴上金箍儿,巫统念紧箍咒,不由马华有自主权。

马华如今是“1+2”,如果退出国阵可有生存空间?当然有,请看公正党在2004年大选输到1+0,行动党在1964年只有1个国会议席,往后好几次大选给马华打到七零八落,它们如今却是执政党,因为它们没有受到国阵精神的束缚,可自由发挥政见,参选席位有自主权,再趁着国阵与马华犯上错误,引致华人极度不满时趁机而上,并以较大的议席与其他成员分庭抗礼,平起平坐。

退出国阵后的马华当然也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希盟政府和行动党肯定也会犯上错误,执政越久,犯错也必然越多,也会引致华人不满,那就是马华翻身的机会。

马华不妨仿效土团党与希盟结盟的方式和国阵结盟,双方只在竞选方面合作,互相支援,但有本身的政见,不受“国阵精神”束缚,有派遣候选人的自主权,巫统无权过问,赢得多数议席就合组政府,谈不拢就散伙,找其他政党联合执政。

由于华人要两线制,要政党轮替,互相制衡监督,所以华人也不想马华“死”, 但马华必须先挣脱巫统的束缚。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