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政策风险/黄子伦

我记得5·09变天后,很多和前朝政府关系紧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靠关系吃饭”的上市公司股价纷纷下跌。希盟政府随后检视或搁置各种大型工程计划的消息,更是让建筑股哀鸿遍野。另一边厢,证券商也顺势推出了“希盟概念股”的投资策略,给各大机构投资者推荐一堆和新政府有密切关系的上市公司。

我和朋友谈及这种现象,他认为虽然很多投资者的选票是投给了希盟,但他们的思维并没有摆脱过去的框架。他是这么推论的:既然大家是厌恶了前朝政府的腐败和朋党主义所以才决定改朝换代,当希盟如愿上台后,大家却依然用自己的血汗钱去支持所谓的“希盟概念股”,不就是赤裸裸地告诉大家“我相信朋党主义会延续”吗?甚至是在说 “我希望朋党主义会延续”。

朋友这番话也许让很多人难以接受,会想要用黄子华那句 “搵食啫,犯法啊?”来回呛。不过,如果诠释为“不要去碰和国家政策息息相关的股票”,不失为一个可以有效避开投资风险的方法。但,要避开政策风险似乎并不容易。

理论上来说没有领域是不受国家政策影响,可是我们还是有一些方式来稍作区分。第一种方式就是传统归类法,也就是要小心那些比较敏感的领域,例如能源、建筑、医药,金融等行业。第二种方式就是看执政者是不是鹰派作风和改革阻力。怎么说?我们看腾讯这个案例。

日前彭博社报道中国监管机构已经冻结游戏执照的核发长达4个月,这让游戏开发商异常头疼。一款手机游戏的生命周期大多在4-6个月,生命力顽强的也许可以挺过2-3年。不能推出新游戏,意味着公司只能想办法延续现有游戏寿命来维持生意。这则新闻传出后,许多游戏公司股价纷纷下挫,其中包括市场老大腾讯公司。

诊错病因开错药方

这不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出手。在2017年,腾讯公司就被指控他们所推出的《王者荣耀》制造了许多社会问题,最后腾讯不得不低头只好推出“健康游戏系统”来限制玩家的游戏时间以及登录游戏的时段。

我觉得玩电子游戏会产生社会问题是夸大其词,能套在游戏开发商身上的最大罪名也只是他们设计出了让人容易上瘾的游戏。可是,只要执政者是鹰派作风,而且权利极高,无限上纲的现象就容易出现。不管你是不是龙头老大都只能乖乖服从。

另一种就是当执政者遇到重大的改革阻力,就会倾向去找简单的事情开刀,也就是所谓的“低垂果实”。这类型的政府/政客属于“没事找事干”,特别喜欢找企业或人民麻烦。他们的政策看起来充满了道德制高点,其实都是隔靴搔痒,或者诊错病因开错药方。我们最近看到的“减少星期二的特别开彩”、“征收汽水税”都属于这种类型。

当投资的大环境充满了这种政策变数,投资者只能自求多福。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