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全球化/巴里·埃申格林

美国总统特朗普摇摆不定的单边主义行径,完全等同于放弃全球经济和政治的领导权。

他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否决伊朗核协议、发动关税战争以及经常在抨击盟国的同时,向敌人示好的做法使得美国迅速沦为一个不可靠的国际秩序维护者。

而该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所造成的影响可远远不限于让美国丧失全球领导地位。

它们还为其他国家根据自身偏好重塑国际体系提供了空间,尤其是中国的影响力可能会因此提升。

试想如果欧盟认为美国是一个不可靠的贸易伙伴,它也将因此具备更大的动力去依照习近平政府可接受的条件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更宏观地说,如果美国背弃了全球秩序,那么中国将有条件去牵头改革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

因此世界面临的关键问题就在于:中国想要什么?该国领导人心目中的国际经济秩序又是什么样的?

依赖双边和区域贸易协定

首先,中国很可能仍然是出口导向型增长的支持者。正如习近平在2017年达沃斯论坛上所指出的那样,中国致力于“发展一个开放的全球经济。”

可见习近平及其领导团队显然不想分拆整个全球贸易体系。

但在其他方面,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将与我们所知道的全球化有所不同。

与二战后的标准做法相比,中国会更多地依赖双边和区域贸易协定而不是多边谈判。

2002年,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联盟签署了《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随后它又与另外12个国家达成双边自贸协定。

在中国继续强调双边(而非多边)谈判协议的情况下,这一做法意味着世界贸易组织的作用会被削弱。

而中国国务院则呼吁制定一项“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贸易战略。这表明中国领导人希望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向周边辐射系统。

也有人预计会出现以中国为中心,同时也以欧洲和美国为中心的多个中心辐射贸易系统——鉴于中国已经开始着手重塑全球贸易体系,出现这种状况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用财力扩影响力

到那时候,中国政府可能会提升其他以中国为中心的制度安排,以补充其贸易战略,而这一进程其实早就启动了。

当局建立了由金立群任行长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作为世界银行的区域替代方案。

中国人民银行向全球30多家中央银行提供了5000亿美元(2.05兆令吉)的互换额度,挑战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角色。

而体现中国影响力的,则是国有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在2016年向巴基斯坦提供了9亿美元(36.9亿令吉)的紧急援助,帮助其政府避免或至少推迟了向国际货币基金求助的计划。

一个由中国塑造的国际体系也将弱化知识产权的重要性。

可以想象,虽然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态度会随着中国逐渐成为新技术的开发者而发生变化,而私有财产的神圣性在中国国家社会主义制度中一直受限。

知识产权保护较弱

因此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可能比美国主导的国际体制更弱。

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对国有企业和其他企业的补贴和指令来塑造本国经济。

而其计划提升该国高科技能力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只是这种手段的最新体现而已。

对此,世贸组织设有旨在限制补贴的规则,但中国塑造的贸易系统则至少会放松这种限制。

对外资壁垒升级

一个由中国主导的国际体制对外国直接投资流入的开放性也会较低。

在2017年针对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限制的经合组织评比中,中国在60多个国家中的排名甚至在菲律宾,沙地阿拉伯和印尼之后。

这类限制措施是另一种旨在为中国公司提供空间去发展自身技术实力的工具。预计中国政府会偏向一个授权其他国家去使用这些政策的制度。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寻求在国外经营的美国跨国企业就将面临新的障碍。

金融监管偏紧

最后,中国对其金融体系的管控依然偏紧,并续维持对资本流入和流出的限制。

虽然国际货币基金最近对这种控制表达了更多的理解和同情,但一个中国领导下的国际制度将更容忍这类手段的使用。

结果又会对那些希望在国际上开展业务的美国金融机构增添额外障碍。

总而言之,虽然中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仍将继续坚持开放贸易,但它对美国知识产权的尊重程度较低、对美国外国投资的接受程度较低、对美国出口商和寻求公平竞争的跨国公司的接受度也不高。

这虽然与特朗普政府宣称的目标背道而驰,但却是该政府自身政策可能会催生的结果。

巴里·埃申格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

国际货币基金前高级政策顾问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