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成了法律上的鱼肉/黄子

GST正式登场之前,小商们面对无法克服诸多挑战:因为利润太低,所赚应付不了处理报税的额外开销,只好忍痛结业;因为回酬不高,根本不愿负担报税的繁文缛节额外工作,索性收档;因为担心万一报税出了差错被告被罚,不玩了;因为连电脑也不会启动的老人,“货真价实”地被吓死。种种不一而等的理由,经营数十年的小企业自动收盘,新闻有报道,数量则不详。

GST落实之后,报税迟,报税有误,未报税被告被罚,都有。法律无情嘛。因GST吃上官司,被判有罪被罚,究竟有多少,亦是只见新闻,没见官司数据。

GST落实之后,老板们按时按数缴交GST给人民公仆,法律上说明人民公仆会按时退税给老板们,而没履行,导致老板的大小企业资金周转不灵,因此受伤致残,以致一命呜呼,究竟有多少,亦没见报道,更没数据。倒是因爆料王林财长爆料,全国老板才得知,这些年来,被前朝人民公仆拖欠该退之税的受害老板们,多达12万1429家公司及个人。

欠款如大耳窿利息狂飙

前朝的人民公仆,拖延退税,不是一星期两星期,一个月两个月,是从2015年就开始拖欠,且每年拖欠的数目,就如大耳窿的利息神奇式地狂飙。2015年不过拖欠老板们6亿1000万令吉、2016年狂增到28亿2100万、2017年又是三级式地暴增至67亿8200万、2018年5月31日,更夸张,91亿9700万。而且,其中192亿林神说被打抢了!

企业无论大小,只要缴了6个月的GST而索不回该退之税,资金被压就高达36%。世界上有多少企业的利润高到现金流如此充裕,36%的收入被扣压还可营运?也许大耳窿吧。

自GST实施以来,究竟有多少企业因为被人民公仆拖欠该退还的税款而殒灭,犹如深山繁花,自开自落,化作春泥,无人知晓。

大小企业因为人民公仆的倒施逆行,不受监督而受害,国家经济因此受创又有多深多远呢?

老板们如不按时报税缴税,立刻被人民公仆依法地告上法庭,罚款坐牢伺候。但人民公仆违法不退税,甚至打抢属于老板们的税款,却可以逍遥法外,完全不受法律约束。

总检察长说,独立61年,前朝的人民公仆任意修宪达57次!至于恣无忌惮立法,危害老板们,又有多少条,不详。但GST等等,一面倒地伤害老板们,伤害人民,伤害国家,为何没有法律可以对付?

人民公仆恣意立法为刀俎,老板们都成为法律上的鱼肉。公义何在?这是哪一门的逻辑?

最新报道

内阁改组?
企业发展部长:我不知道
敦马:与职业有不协调处
大马教育制度须全面改革
感谢反对党上传“闭目”照
冠英次子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