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韩片商学习
动画产业玩出商机

进军动画大国如日本、韩国、中国……等市场,是许多动画公司和创作者的目标,问题是你对这些市场的了解有多少?

出席大马数字经济机构(MDEC)举办的第7届Kre8tif大会上,听听动画领域专业人士分享的第一手消息。 



金康德与安宅洋一(右)分享韩国及日本动画市场情况。

运动员都想征战奥运会;演员都想拿奥斯卡金像奖;从事动画制作的创作者和企业,如果作品能够在中、日、韩这3个国家或其中一个国家(尤其是日本)播出,这不仅仅只是赚钱的问题,更是对作品的肯定! 

然而,日、韩市场好比高山,中国市场犹如深海,各有各的挑战。对于希望进军日、韩两国的大马或外国动画作品(简称动画IP,备注1)来说,日本动画公司Polygon Pictures总营运长安宅洋一、韩国Dalgona Entertainment创办人金康德带来的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乐于与大马企业合作

在这一行拥有逾20年经验、曾担任韩国动漫作品“倒霉熊Backkom”联合制作人,目前是新成立企业Dalgona Entertainment创办人的金康德指出,韩国每年约有60部动画作品,电视台也播放国产作品为主,基本上没有空间容纳外国动画作品。 

Polygon Pictures是日本最大的3D动画工作室,作品包括《银河骑士传》、《哥斯拉·怪兽行星》、《BLAME!》、《希德尼亚骑士》和《Lost in OZ》等。 



Polygon Pictures总营运长安宅洋一表示,日本的情况大致与韩国相同,而且日本每一季度有50部动画作品,每年有约200部动画作品,光是今年夏天就有53部作品。 

他指出,日本的动画作品是以制片委员会形式进行制作,成员包括玩具制造厂、动漫出版社、电视台、电影公司、商社、报社、唱片公司、视频软件制作公司等相关企业(备注2)。 

简单来说,外国动画IP想进入日本市场,必须能让动漫出版社、玩具制造厂愿意掏腰包买下,这对外国动画IP来说才是最大的挑战。 

尽管进军日、韩市场相当有难度,但金康德透露,韩国每年60部动画作品需要大量资金,韩国企业也乐于与大马企业合作,由大马企业提供制作、技术类服务。 

《哥斯拉·怪兽行星》

沟通效率修正错误

安宅洋一表示认同。“或许要把你自己的动画IP卖到日本市场很困难,但是对于那些愿意提供服务的,可与日本企业合作,这一方面大有潜能,也已经有很多大马的动画、游戏工作室这么做,包括我们也和大马公司合资。” 

他指出,与日本动画公司合作最重要的关键之一是沟通的效率。这并非纯指语言沟通,而是各种工作往来的沟通效率,例如多快可以提供回馈、犯错后承认错误并修正……当然,如果企业有员工谙日语并可与日方良好沟通更有帮助,毕竟大多数日资企业不谙英语,需要专人翻译。金康德则表示,韩国企业的员工谙英语,可直接沟通。

备注1:IP是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简称,指的是所有成名文创(文学、影视、动漫、游戏等)作品的统称。 

备注2:这种方式是为了分散及回避伴随动画和电影等的娱乐作品的制作而发生的风险。

 

调整画风寻共鸣

按照两人的说法,日、韩市场早已饱和,这是否也意味除了提供服务,大马和外国动画工作室想与日、韩进行高层次合作无望?

安宅洋一指出,合作可能性永远存在。但要渗透日本市场,外国动画IP必须自我调整来迎合日本动画风格、观众的口味,关于这一点外国动画IP是否愿意调整? 

培训专才适应风格

今年夏天53部动画作品中,将近40部作品是基于电影的作品,以日本的文化、地点为主(譬如校园),剩馀的作品才是比较全球化(适合各国市场)的作品。

如果再细分,53部作品之中只有3个是外国作品——两个来自韩国,其中之一即韩国的《Space Battle》,而另一个作品《阴阳师》则是来自中国(安宅洋一指出,许多人误以为这是日本作品,其实它是中国制作的日本题材作品)。 

其次,日本动画在帧数(FPS)上已有自己独特风格,该公司也花了很长时间来训练大马合作伙伴的动画专才以熟悉和适应这种风格,而外国动画IP是否愿意冒这个险? 

金康德透露,他曾尝试进军日本市场但最终铩羽而归,然而他认为大马动画制作公司和专才依然可以尝试进军日、韩以及如今大热的中国市场,最重要是必须拥有丰富的制作经验,以日、韩每年的动画作品数量来看,意味着这两国的专画专才具备丰富的制作经验。 

串流影音带来新机会 

此外,串流影音平台的崛起无疑也为包括各国的动画IP带来新的机遇。安宅洋一指出,该企业与Nextflix和Amazon Prime Video关系密切,而这也令该公司的作品得以进军全世界,进而发现到全球竟然有不少的日本动漫粉丝。(Nextflix去年与Polygon Pictures共同制作动画电影《BLAME!》并在Nextflix全球独家首播。) 

他认为大马的动画IP也可以搭上串流影音平台的列车进军全世界,而前提是如何向这些平台提案并引起对方的兴趣。首次“敲门”无疑十分艰难,必须有良好记录佐证,该公司可是花了很多年才获得迪斯尼的认可并合作。 

“你必须要有良好的记录和作品,或许最快速方法是与大业者合作,提供服务、建立制作记录,这样的履历或许会帮助你打开与大业者合作的机会。” 

本土创作:功夫鸡 17亿点击量爆红

《功夫鸡》是大马Animasia Studio的作品,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科幻元素。

这个动画IP不仅获得迪斯尼儿童频道、尼克(Nickelodeon)儿童频道的青睬并播出,更成功登上Netflix并进入全球130个国家与地区。 

此外,《功夫鸡》也成功进军中国,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等多家卫视及主流少儿频道播出,目标观众是7至11岁的儿童,讲述一只会功夫的小鸡创办了一家保安公司,保护小岛居民安全,打击犯罪的故事。 

Animasia Studio旗下拥有多个动画IP如《Harry & Bunnie》、《ABC Monsters》、《Bola Kampung》等,但《功夫鸡》却是该公司首个进军中国市场的动画IP。 

迅速爆红迎来商机

Animasia Studio总营运长“阿隆”黄建隆表示,《功夫鸡》进军中国时公司全体同仁非常紧张,“我觉得像小宝宝和大怪兽对打,在中国你问人家有多少集动画时,人家可能有300、500集,我们只有52集,每集11分钟。”

尽管集数不多,但观众的喜爱让《功夫鸡》迅速爆红并迎来众多商机,包括授权文具、玩具等周边商品、举办巡回展、开发食品(饼干、糖果)、策划在新山开设主题乐园、拍摄电影版本等,“我们在爱奇艺已有17亿点击量,也是少数被Netflix选中的动画作品。”

分析功夫鸡在中国取得成功的原因,黄建隆认为可能是该作品并非采取工厂机械式制作,而是花了多年时间精心制成有关,再加上该公司来自大马,具备可融合东西方文化的优势。

“中国制作就是道地的说故事方式,西方作品来到中国不一定会受落,因为有文化的差异性,大马的小小优势是我们看得懂西方的文化,再加上我们也是华人,懂得东方文化,所以可以融合两方面,让中国的小朋友看了很喜欢。” 

他指出,中国大概是继美国之后第2大的动画市场,而且当地儿童人口庞大,市场潜力无穷,但进军中国确实不容易。 

他主张,外国动画IP想进军中国市场务必要找一名当地合作伙伴,《功夫鸡》便是该公司与福州零壹动漫有限公司联合制作,简单来说,《功夫鸡》在中国有“出生证明”——这是国产作品。 

“如果是直接向外国采购的动画片,当地规定只能上网络电视如爱奇艺、腾讯之类,不能登陆电视台,更别说是省或中央台”。 

被当成中国作品,此举对Animasia Studio算不算是一种损失?毕竟这将使到大多数观众并不清楚此原创作品来自大马?他认为不会,毕竟这是双方合资的作品。 

黄建隆背后是《功夫鸡》经过多次修改与调整的进行过程。

慎选伙伴加强人脉

对于跃跃欲试中国市场的大马动画公司及专才,黄建隆建议应慎选中国合作伙伴。

包括同仁分享以及他听过的无数案例中都可发现一个现象:一些中国企业会对合作提案表现出高度兴趣,而这种高度兴趣会令外国动画IP持有者感到十分兴奋并觉得“机会来了”,再依照对方要求和建议做了许多的准备及工作。但兴奋之后会发现是白忙一场,对方似乎已经不感兴趣甚至也有可能是开“空头支票”。 

例如,某中国企业聆听某编剧的演讲后,双方一拍即合展开合作,该编剧写了几十集剧本交给对方,迟迟没有动静追问之下才发现对方已经转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写剧本的酬劳已付清,但作品何时才能见天日?! 

“中国的商业和创意环境与大马、全世界不同,需要非常清楚了解同时具很强的人脉,这样会比较可靠。”他透露,该公司如今已在中国和美国开设分公司,有意进军中、美市场者可找他们当伙伴。

《功夫鸡》的成功为这个动画IP衍生出众多周边商品。

知多一点:功夫鸡的由来

《功夫鸡》的英文名是《Chuck Chicken》。话说,2001年武侠电影《卧虎藏龙》大热,某一年“阿隆”吃着肯德基炸鸡时灵感一现觉得不如制作一个以鸡为主角的动画角色,由于卧虎藏龙而使到功夫片大热再加上肯德基的缩写正是KFC,也可引伸为“功夫鸡”,便以此概念开始制作短片。 

经过多年多次修正调整,《功夫鸡》面世并获得尼克(Nickelodeon)儿童频道垂青,但对方要求Animasia Studio更换名字,理由是该频道已经有了《功夫熊猫》,因此功夫鸡的英文名字就更换成《Chuck Chicken》,灵感来自与李小龙在《猛龙过江》中对打的空手道世界冠军查克诺里斯(Chuck Nor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