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执政“100天”后/南洋社论

5·09大选变天,终结了旧式政权,迎来希望联盟执政的100天,虽然一开场会有些缺失,但还不能盖棺定论,希盟还是“现在进行式”,一切都鲜活而真实。

只是我们要提醒,当他们鄙夷地践踏政敌时,却要避免沾染上前朝劣迹斑斑的历史污点。

希盟正站在新时代、新征程的起点,一定要做重大的战略选择,走过百日新政的蜜月期后,要更加努力拼搏,以打造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

首先,希盟的政策议程,一定要避免巫统种族政治的绑架,要避离伊斯兰党政教合一的裹挟,也不必过度在意飘忽的民调。

这是一个急速变化的世界,一个给社会发生剧烈重构的新时代;因为新技术使电脑的存储能力发生爆发式的增长,使大数据成为可能,人工智得到创新运用,人类的技术实现重大的飞跃,也给社会带来剧变。

在这个变化加速的社会,它改变工作环境、文化伦理,调节了政治管理的传递系统,也改变政治体制,及重塑世界。

社会变化的速度超越了立法机构与政策条例的管制,创新周期愈来愈短,静态稳定的体制逐渐褪化;要保持一种动态的稳定,只能通过持续的运动,才能避免陷入停滞的状态。

尝试新的作法,才是时代的特点,国家治理还须具有创新特质,假如执政者太过追求安全,那么你什么都赶不上,什么都做不了。

旧体制的做事方法,是“命令与控制” ,领导的决策,下级只能贯彻执行;而新的体制,却是一个成熟、健康及多元化的共生体,希盟一定要告别旧式的政治,去催生新的政治伦理,以“涌现体制”去孵化互助共生的群体。

就像一只蚂蚁,个体没有什么能力。可是有了蚁群,它却能做出极精巧复杂,及充满智慧的事情;就像人的大脑,有上千亿的神经元,单个神经元的功能比较简单,但它叠加起来,就能让人产生知识秘智慧,这就是涌现的力量。

在数字化及网络化的时代,国家治理的新手段、新途径及新模式不断涌现,希盟一定要敢冒险尝试新的作法,去解决过去旧体制解决不了的问题。

5·09大选,对马来西亚是一道选择题,大选后,马来西亚的未来,却是希盟新政府的一道证明题。

问题是,人民给了你机会,你就要以实力与成绩,以宏观论述的格局,结构体制的优化,去证明自己。

执政100天后的希盟政府,不需执意从前朝遗址的断句残篇复述旧事,他们要敢於尝试,要敢摆脱旧式政治思维,要以更好的创新体制,去铸造新马来西亚,这才是全民对希盟的期待。

最新报道

跳党潮或一触即发/陈福星
口沫横飞的民主败象/蔡元评
我相信,你说不出什么来/郑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