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新兴市场定时炸弹/欧尼尔

土耳其的货币贬值和金融环境不断恶化,至少使某些人相信“浪费危机是件可怕的事”。我怀疑土耳其的困境尤其在西方许多决策者眼中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对资深经济观察家而言,土耳其的困扰几乎是新兴市场失败的教科书般的案例。毕竟已经是8月,而回溯20世纪90年代,冒着夏日的酷暑几乎没有一年不爆发某种形式的金融危机。

但更重要的是,土耳其有着长期而庞大的经常账户赤字,该国好战的领导者并未认识到——或者拒绝承认——其民粹主义经济政策不可持续。

此外,土耳其越来越依赖海外投资者(某些富有的国内投资者或许也包括在内)。

因为这些因素缓慢但却不断发酵,市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土耳其正在走向货币危机。

事实上,这样的担心早在2013年秋天就已经广为流传,当时我还在伊斯坦布尔为一档BBC以新兴经济体为主题的系列广播节目采访商界及金融领导人。

彼时,市场已经开始担心货币政策正常化和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结束将为全球带来可怕的灾难。

而自那以后,土耳其里拉就一直在与灾难调情。

与特朗普仇恨升级

现在危机终于来了,而首当其冲的将是土耳其民众。

该国必须大幅收紧其国内货币政策、限制外国借款并做好准备迎接全面的经济衰退,土耳其只能在衰退期间慢慢重建其国内储蓄。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领导,既会使问题复杂化也会赋予土耳其某种程度的影响力。埃尔多安一直在稳步夺取宪法权力、削弱议会权力并削弱货币和财政决策的独立性。

更重要的是,他似乎陶醉于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之间一场不断的仇恨升级,原因是土耳其监禁一名美国牧师,并购买俄罗斯S-400型导弹防御系统。

这对新兴经济体的领导者而言是一种危险的冲动,尤其现在美国本身已经开始实行特朗普·里根式的财政扩张,而财政扩张已经促使美联储加快加息的速度。

鉴于国外资金来源不太可能出现,埃尔多安最终不得不放弃某些非传统政策。

据我猜测,我们将会看到传统货币政策的回归,还有可能催生新的财政政策架构。

土耳其拥有数量庞大的年轻人口,因此在未来有增长为大规模经济体的潜力。

俄罗斯是救世主?

至于土耳其在当前危机中的筹码,我们不要忘记该国拥有数量庞大的年轻人口,因此在未来有增长为大规模经济体的潜力。

该国还享有欧洲、中东和中亚门户的优越地理位置,这意味着确保土耳其稳定符合许多大国的利益。

事实上,尽管埃尔多安对该国加入欧盟的努力造成了破坏,但许多欧洲人仍满怀期待,土耳其将接受西方式的资本主义。

在地区大国中,俄罗斯有时被称为土耳其的潜在救世主。

毫无疑问,俄罗斯总统普丁非常希望利用土耳其危机令其进一步远离北约盟国。

但埃尔多安及其顾问如果认为俄罗斯能够填补土耳其的金融真空就将大错特错。

克里姆林宫的干预对土耳其帮助不大,而且很可能导致俄罗斯自身的金融和经济挑战进一步加剧。

只能依靠传统西方盟友

卡塔尔、当然还有中国是另外两个潜在的保护国。但尽管土耳其最亲密的海湾盟国之一卡塔尔可以提供经济援助,但它最终却没有能力凭借一己之力令土耳其摆脱经济危机。

至于中国,尽管它不愿浪费增加对土耳其影响力的机会,但介入如此动荡的局面并非是这个国家的风格,更不要说承担起解决问题的责任了。

更有可能的局面——就像我们在希腊所看到的——是中国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派出企业寻找投资机会。

这意味着土耳其的经济救赎只能依靠其传统的西方盟友:那就是美国和欧盟(尤其是法国和德国)。

8月13日,一名白宫发言人证实特朗普政府正“密切关注”金融市场对土耳其危机的反应。特朗普最不希望看到世界经济崩溃和美元大幅反弹,因为这可能破坏他在国内的经济抱负。

因此,如果埃尔多安愿意来到谈判桌前,美国将向埃尔多安提供经典的特朗普式“交易”。

欧洲难逃冲击

同样,欧洲某些规模最大也最脆弱的银行在土耳其也有大笔的投资。

如果再加上持续不断的移民政治危机,就不难看出土耳其崩溃将在欧盟内部造成更深层次的不稳定因素。

比如,我本人就无法想象欧洲领导人会在土耳其边境危机爆发时无动于衷、什么也不做。

尽管口水战不断升级,但埃尔多安也许很快就会发现他别无选择,只能放弃过去几年的孤立主义和敌对政策。

如果他真的这样做,明年许多投资者可能会回顾这次危机,后悔没在机会出现的时候多抢购一些里拉。

最新报道

流沙中年的隐忧
相生与相冲
自制月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