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土耳其同病相怜/胡逸山博士

继大约十年前希腊“出事”后,当下其多年的冤家对头土耳其也“中招”了!

希腊自古以来与疆土连接的土耳其一山难以藏二虎,时常斗个你死我活,连远在东南亚的我们,在历史教科书里,也多多少少有读到一些。

在近代,希、土两国在政治运作上倒是蛮相像,即军人跋扈,时不时就来场军事政变,政局极不稳定。

但之前皆为军人统治的两国之所以没有打将起来,竟也要归功于当年美国与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冷战。

事关苏联东方阵营有包括好几个东欧卫星国的华沙公约组织,而美国所领导的西方阵营也不甘示弱,有包含大多数西欧国家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来与之抗衡。

而北约的成员国就有希、土两国,那既然大家也份属同一个军事同盟里的盟国,那就不好打起来了。

但希、土之间也许就仿效美苏之间当年在世界各地的暗地里角力吧,也还是有打过所谓的“代理战”的,那就是在地中海里邻近彼等的塞浦路斯岛上。

塞浦路斯南北分裂

塞岛住有希裔与土裔,原为英国殖民地,独立后主要由一位希腊东正教的大主教所治理。

后来,塞岛的希裔与土裔爆发内战,背后支持的当然也还是希、土两国,结果划分为南北两塞,由联合国的维和部队监督边界。

我还记得以前在联合国工作时,有一次开会看到一位桌上有塞国名牌的代表。

茶休时我不知天高地厚地跑前问他,到底是来自南塞还是北塞,结果被他不客气地训了一顿,谓联合国与世上大多国家只承认南塞,北塞则只有土耳其承认。

我也是活该被训,因为爱“秀”自己的地理历史知识,结果“秀”到老虎头上去了,以后对于人家来自的地方国度,也就格外小心翼翼了。

货币贬值、银行挤提,土耳其接下来的发展备受关注。

社会福利太高拖垮经济

话说希腊,在十年前从美国引发的那场环球金融危机里,可说是受影响最为惨重的欧洲国家。

之前希腊的社会福利极为优渥,如许多官僚根本就拿着干薪水不做事,而退休津贴也很丰厚。

其经济表现相比于欧洲其他国家一向欠佳,其政府为维持民众的支持度,向许多外国银行借贷,国债高企,金融危机横扫欧洲时,希腊还不起债,几乎就要破产。

然而,它是欧元国家,其他欧元大国如德国、法国等,为了维持欧元的币值,不得不出手打救希腊,借出一批又一批的应急款项。

但希腊的政府与人民,不但不心生感激,反而还拒绝进行继续的金融与经济改革,坚持继续福利国的待遇,竟也让它拉拉扯扯地存活到今天而没被宣布破产。

上任之初受赞扬

希腊的宿敌土耳其,在很大程度上也可谓有样学样。

其文人总统埃尔多安,在多年前刚上台当总理时,因为摆脱了军人干政,颇受国际赞扬,连我国也有许多朝野政要以其为中庸治国的榜样。

然而,埃尔多安与其所领导的极端宗教色彩颇为浓厚的政党,独裁专制的本性越来越显露出来。

为了继续获得选民支持,彼等也大量举外债来增加社会福利。

而不属欧元成员的土耳其里拉,近年来币值趋软,但埃尔多安却不允许国家银行升息以收回市面上的里拉来令其增值。

再加上土耳其近年来与俄罗斯及中国越走越近,美国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宣布对土国入口美国的商品大幅度增加关税。

里拉应声大跌,土国银行挤提,接下来的发展,不知会沦为好像破过产的南美洲国家,抑或是如希腊般得以撑下去呢?

最新报道

班村大街小贩中心
盼获拨款打造美食街
巴生滨海潮州会馆庆周年
可负担屋政策激励
马星今年业务策略可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