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企的成长瓶颈?/黄子伦

日本的汽车工业再次爆出丑闻,这次的丑闻主角分别是万事达、铃木和野马哈。这3家公司被指出在其产品的燃油经济效能和排放测试中造假,而且已经长达几年之久。如果我们回看日本汽车工业,这种造假丑闻已经屡见不鲜。

前一年,是产汽车也是被爆出相似丑闻,加上此前Takata的安全气囊问题。这些无疑向世人宣告 “日本制造”的神话已经式微。

从以上案例中,我们可以理解为汽车工业,作为一门要求制造和组装都极其精细的重工业面对“全球扩展业务”和“产品品质管制”的难题。当日本汽车要征服全世界的汽车市场,自然就需要一个成本低廉且工业水准可靠的工厂。不但如此,这些国家还必须是全心全意帮助他们组装,而不想要发展自己的汽车工业。在东南亚,泰国就成了日本汽车公司的首选。像马来西亚这种依然想要弯道超车却不愿放开竞争的国家,注定无法望其项背。

不过,如果我们把之前的Olympus以及东芝公司的账目造假也算在内的话,日本企业面对的似乎是一道比“如何平衡扩展业务和品质管制”还要难的问题——就是完全接受日本经济已经无力回天。重点在于“完全接受”这四个字。

只能靠借钱派股息

根据日本管理学者大前研一的说法,很多日本大型上市公司面对大股东不断要求发放股息感到非常头疼。这些大型投资机构都在寻求“稳定的投资回报”,而环顾日本的低利息大环境,蓝筹股的股息恐怕是最好和简单的选项。如果日本公司因为盈利不佳,或者想要转型业务而停止发放股息,就很容易出现股票被大幅抛售的可能。熟悉财经的朋友就会知道,当公司盈利不怎么出色,又要派发相同或者更高水平的股息,就只能靠借钱来派股息。

虽然日本的贷款利息并不高,不过长期下来也是一笔可观的开销。不但如此,靠发放股息来讨好投资者的做法根本是没有止境,更不是上市公司存在的主要目的,除了房产信托这种类型的股票。

这很好理解,当投资者尝到了丰厚股息的甜头,很容易食髓知味,乃至于对公司产生了“持续成长”的不合理要求:“今年的股息不错,明年会不会一样?”、“为什么今年的业绩比去年好,可是股息却是一样?”,“你们下一个财政年可以做到多少盈利?”。大家也许觉得这些问题听起来很荒唐,因为这世上本来就不会有永垂不朽的帝国,更何况只是一间商业公司。可是,这些现象在投资领域里可以说是屡见不鲜。

降低期待作出改革

也就是为什么当星巴克创办人归巢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停止在季度报告时给出他们的财务预测。因为,如果不降低外界的期待,公司内部就很难做出重大改革。优秀管理层和普通管理层的区别在于,前者关心公司未来多于股价,而后者则关心股价多于未来。

不过,也有一种情况,公司会愿意接受改变,就是陷入重大的财务困境。例如前几年因为陷入财务困境而被台湾鸿海公司收购的声宝,就比其他日本企业更加愿意做出改变,也更值得令人期待。当然,在困境中,也有公司选择账目造假,不过这是题外话了。

如果公司管理层向投资者妥协,并陷入自我束缚的思维,公司的生命力可以说是就此结束,因为没人愿意做打破现有格局的掌舵人,只希望自己不是这艘铁达尼号的最后一名船长。

最新报道

从天猫双11看中国“隐实力”/南洋社论
有盐同咸,无盐共淡/王介英
承认统考赌一把?/刘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