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掀起新兴市场风暴?/叶得利

横跨亚欧大陆的土耳其,又是另一个卷入美国关税大棒的新兴市场国家。上周特朗普宣称已授权美国政府,对进口自土耳其的钢铝,提高关税税率一倍。

土耳其的货币里拉一度下跌18%,创2001年土耳其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全球金融市场也受到了波及。

而欧洲股市受到的严重打击,主要是投资者担心欧洲银行在土耳其的业务将暴露于违约风险,美国股市在上周也收跌。

据报导,这源自土耳其拒绝释放一名美国牧师而引发的两国紧张关系,进而导致里拉市场在上周大跌的经济危机。

里拉汇率年初至今已下跌了近45%,本币贬值导致土耳其通胀率大幅升高。

根据土耳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今年7月土耳其通胀率已达15.85%,创下14年来的新高。

此外,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近期一直公开支持低利率,反对土耳其央行提高利率,希望本地银行提供廉价信贷以助推土耳其经济增长。

但是,土耳其央行一直以担心经济过热、低利率将导致国内经济硬着陆为由,欲计划提升市场利率,以便对抗愈来愈高的国内通胀压力。

外债成本加剧违约风险

此外,在国内高通胀率压力下,再遇上如今美联储的加息趋势,土耳其的低市场收益利率将促使更多的外资撤资。

同时,由于目前土耳其的外债大多以美元计价,里拉对美元的持续贬值,也促使了许多外债成本高涨,债务违约风险将成一大隐患。

根据土耳其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首季的国家外债总为4667亿美元(1.91兆令吉),这外债约占土耳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

数据也显示,自2016年起,土耳其的货币供应量以18%的年增长率速度在增长,土耳其的经济增长显著的依靠了扩张性的外债所支撑。

因此,目前土耳其里拉危机的局势演变,是否会演变成另一个新兴市场的金融危机,是目前国际市场投资者们紧密关注的中亚地区局势。

阿根廷披索同样沦落

另外,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还有阿根廷披索。阿根廷金融市场近期也大跌。

由于国内掀起因贪腐丑闻带来政治的不确定性,阿根廷的披索在上周收盘贬值3.86%,股市收跌1.44%。随着土耳其和阿根廷的金融市场波动,也触动了新兴市场的整体金融市场更加波动。

自今年初以来,披索兑美元已累计下跌了将近35.8%。

债券方面,摩根大通的新兴市场债券基金指数显示,阿根廷的美元计价主权债与美国公债殖利率之差,在上周扩大了69个基点至701个基点,创下2015年2月以来的最大殖利率之差,呈现出新兴市场的债券价格波动极大化。

相对于面临融资压力的土耳其和阿根廷中小企业,中国企业则相对幸福一些。中国政府已批准增加国内企业信贷融资的渠道,以降低中国企业可能受到的美国关税压力。

根据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上周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国内新增银行贷款为人民币1.45兆人民币(8555亿令吉),较上年同期增长了75%,显示了中国政府欲加大力度提振中国经济增长,对抗美国关税压力的决心。

最新报道

中企承建 开始试行
越南首条轻轨开跑
风灾后奇景
港人抢樟树
【中国羽球赛】两局轻取斯里坎
桃田半决赛斗石宇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