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来才有一位首相被告/黄子

六七十年代,香港贪污情况,看来不比今日大马逊色。老虎不说,苍蝇的猖狂程度,电影《七十二家房客》的救火队名言:“有水有水,冇水冇水;有水过水,冇水散水”不是笑话,是写实;救护车先收茶钱才开动。这些情节,是否我们当下的写照?

70年代初,港督麦理浩成立只向港督报告的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之后,向最腐败的警界开刀,引发警察大示威又殴打廉政公署人员,也就是着名的“警察暴动”(Police Mutiny)。但几经廉政公署官员不畏恶势力,勇往直前地打贪,香港廉政公署终于能够树威镇贪邪了。并且,也成为台湾、韩国、澳洲新威南尔斯州、毛里裘斯等地区国家彷傚的楷模。

前特首曾荫权的渎职案,如果在我们这个马哈迪政权才开始讲法治(rule of law)的国家,会有案吗?前特首案中所涉及的豪宅设计装修费,不过区区港币400万元,根本是不足挂齿的小菜一碟,简直像左转右转没打讯号灯,警察叔叔会开罚单吗?除非阁下走运中头奖。但他耗掉律师费估计3500万港币;坐牢12个月;失掉前特首的所有福利:办公室、行政支援、保镖、公立医院医疗牙科护理等等,英女皇的爵级勋衔OBE,香港特区的最高荣衔大紫荆勋章等,得不偿失

韩国贪腐情况输给大马

因为廉政公署肃贪有力,香港的廉洁在亚洲乃至世界皆得分甚高。至于韩国,虽亦曾彷傚香港成立廉政公署打贪,但韩国的贪腐情况,在世界排名,仅属中上。位居全球51,较排名62的马来西亚高11个位。

韩国的贪腐情况,输给大马,但被告被判刑的公私领域,就比大马多得多。大财阀及其眷属,被捕被告被投入大牢,不能以络绎不绝于道形容,司空见惯喻之则相当贴切——这在大马,几未曾见。至于朴正熙被暗杀之后的韩国总统,军头出身,或是正义凛凛的反对独裁专制的异议领袖,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直到今天仍然被告被审的李明博、朴槿惠,没有一个为国为民的总统,下台后有好下场。结局视乎悲哀悲惨程度而已。

韩国的贪腐输给我们多多,但为何他们的总统几乎个个被告被投入牢狱;而我们这个贪腐大为猖狂的国家,若非国阵垮台,纳吉也不会成为第一个被告的首相。

首相被告简直凤凰飞、麒麟现,千年一遇的稀罕;其实,连部长、各级官员,以及许多警区主任财富与收入不符,路人皆见,也不见有司如香港廉政公署官员绝不手软地穷追猛打。

香港廉政公署能树威的开山经典之作,即把财富是其总收入6倍,逃回英国的退休总警长葛伯,引渡回港,公平审判。

大马并非民智未开的“封建”古国,刑不上大夫,但政客以“封建”意识、种族主义、极端宗教思维的一品锅,长期喂饱落后州属及乡区民众,因此受保护受扶助享特权的族群,对领袖的贪腐非常宽容,铸成贪官污吏及眷属的铜皮铁骨,百毒不侵,独立一甲子,法治不过是蒙尘的摆设。如今算是第一次拭擦摆设上厚厚的灰尘。

最新报道

廉航惊变大怒神!
乘客遭甩飞 撞破天花板
厌食女只剩17公斤
医生一句“活尸”反救了她
草率拼贴“马云转移财产”
造谣者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