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保可行?/陈天文

日前,《南洋商报》专访卫生部副部长,带出一项重要信息,那就是全民医疗保险势在必行。

其实,全球的先进国家,都纷纷往这方向走,当中的原因有需要探讨。

我们的政府开支,开了两个大水龙头,一是教育部,另一个是卫生部。

政府诊所及医院的收费,是低廉至让外国人咋舌,可是,这也浮现公立医疗可续性的问题。

翻看了18年来的数字,整体医疗总费用(公立加私立)的增长率是高于国家经济增长。这也代表国民医药费占GDP的百分比会逐年升高,很快的,就会占整体经济的10%。

健保优点多

这一个经济大饼,政府早在2010年就已经关注。第10届大马医药研讨会,官方已提出创立一马全民医疗保险(1 Care for 1 Malaysia);不过,后来碍于造成国民经济负担重,反对声浪大,计划束之高阁。

当年的报告突出了计划的优点,包括:

1-整合作用,私立、公立医疗系统接轨。

2-让公立与私立医疗工作负担差异缩减。

3-有效的医疗安全网。

4-有效率、可负担及可持续性。

台湾在1995年落实全民健保。

另外,笔者也认为健保计划下,医疗费用会进一步受规范,整体开支增长势头会略微受阻,可望有效应对医疗费用的高速增长。

而因为规模的效益,较低保费将让投保群体受益。

理想的概念,由三方即政府、雇主、雇员共同负担保费,计划更具可行性,也让政府的财政负担受控制,免于让公立医疗系统崩塌。

另外,有几点官方必须关注。

全民健保与社险(SOSCO)是否在某些方面重叠?是否会合并?

社险与公积金因为是由雇员缴纳,自雇人士在体系外,并未全民覆盖;是否有个好办法让成年人都缴纳。(在台湾,股票分利、银行利息,全都征税缴纳全民医保,全民因此都落在保护网内。)

如何能避免滥用问题,在一些国家,人民抱着不吃亏的心理,事无分大小,一律排队看诊,造成诊所及医院人满为患。笔者认为,单靠分担费用(co-insurance)并不能解决问题,还要加上免赔额(excess,deductible)才能解决问题。

另外,公积金户头2的其中一个用途,是医疗,有了健保,政府有无探讨减低缴纳公积金以减轻雇员的经济负担呢?

届时,也希望保险公司推出高免赔额的医药保单,让全民健保人士添购,加强保障。

总之,健保计划规划精良的话,国民、政府是赢家,而雇主、私立医疗系统、保险公司及从业员的利益则受损。

大马的情况,还需要长时间的规划,有效的国民思想教育,计划才能顺利出台。要不然,6%消费税的下场,就是样板。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